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意外之喜》(四)

平心而论,不二其实很享受和手冢共同进食的氛围。

安静,融洽,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天马行空地瞎侃,手冢间杂着回应几句“啊”“哦”“嗯”,但绝非不走心的敷衍。相反,手冢不多的字句间往往直中要害,或是有着自己的见解,经常能给不二带来意外的惊喜。不二偶有一些连自己都觉得太过离谱不切实际的想法,与手冢谈起时,本是当作谈笑自嘲的谈资,却有几次还收到了意外的鼓励。

“辞职去专职打网球?Tezuka……你可真是个特别的上司。且不说我是二十四而不是四岁,你这么明目张胆地鼓励下属辞职真的好吗?”

“我只是觉得你有这种天赋,有机会的话不必浪费。”

“……你见过我打球?”

手冢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掩饰性地咳了一下,抿了抿嘴:“上次,你中途去了趟洗手间,手机恰好收到短信亮了起来,我无意瞥了一眼……”

不二明白了:他虽然爱好广泛,但网球的确是特别的一个。他有着长达十年的网球经历,高中时还跟随着学校一度拿下过全国大赛的冠军。升学之后没有坚持下来,只是在假日偶尔打上两场,还觉得颇为可惜。为了纪念,他把当年夺冠捧杯的合照设置为了手机桌面,没想到手冢注意到了。

“认识这个奖杯的话……以我对你的了解,Tezuka,应该也不会是玩玩而已的程度吧?”不二挑衅地笑了笑,仔细地把手中的寿司仔仔细细地裹上了一圈芥末。

“的确。”手冢看着不禁一阵胃痛,“初中的时候,拿过全国大赛的冠军。”

“不愧是Tezuka啊……后来?”

“左手出现了一些问题,就,放弃了。”

不二闻言不禁一阵可惜:他与手冢只差两届,要是手冢没有放弃,倒是很有可能在全国大赛提早碰面。

“话说我想起来,初一的时候,已经打到了半决赛的,结果离比赛还有一周的时候,和Yuta玩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扭了,临时不能上场,后来我们输了。现在想想,真是对不起前辈们啊……”

手冢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面前的寿司移得离不二远了一点,惊讶地回应:“你初中……是千叶的六角中?”

“……手冢你知道?”

手冢却是真的笑了:“我初三最后一届全国大赛的时候,半决赛第二单打出场,对手是个银发的初一生。“

“最后握手的时候,听到他们讨论,好像是原定的第二单打发生了意外,没有出场,就临时调整了人选。”

不二嘴里塞着鼓鼓的芥末寿司,睁大了眼睛,看着像个小仓鼠。好不容易吞了下去,想说点什么,又觉得其实不用说。

半晌,倒是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手冢倒也没在意,掩饰似地随手拿起了一块寿司,看也没看就放进了嘴里——

“咳……咳咳!”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不二自顾自地笑得更欢了。

……自己还是大意了。

……当年要是提早遇上的话,多想让不二跑个二十圈啊。

 


不二和手冢约了周末一整天,上午逛街,下午见家长。

……不要误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T&A集团,作为日本排得上号的大集团,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地带自然也拥有不菲的产业,本周末在新宿区将有一家新的大型商场开业。手冢作为公司代表将前往开业剪彩,不二也顺带着沾了光,被部长钦点陪同。

作为员工福利,不二还拿了张通用的五折券,乐呵呵地对照着母亲和由美子姐姐给的清单,准备在商场内来场扫荡。

“啊……榨汁机,我看看。这边,这个牌子,对,Tezuka,帮我拿一下。”

手冢听话地推着车,踮了下脚,把榨汁机拿了下来。

“下一个,我看看……在那边,一块新的熨衣板,这样走比较顺路。”

“好。”

手冢听话地跟上。

“可能待会还要去二楼家电区,买个新的空调扇。Tezuka你是不是也要帮彩菜夫人买个新的暖风机?”

“对。”

身后参加完开业陪夫人陪姐妹一并在商场内众部长:……

言笑晏晏妆容精致的各位售货员:……

就说关系不一般!

必须不一般!

 


帮不二把车上的大包小包扛进了家里,手冢顺理成章地获得了“家长的邀请”成就一次。

不二淑子对手冢感到很抱歉:“哎呀Syusuke这孩子,就是不肯去学开车,说有姐姐和Yuta就够了。你看,这不是麻烦到同事了。”

“没事的夫人,不二在购物上给了我很多的参考意见。”

不二对此并没有否认:虽然手冢本身的眼光和审美并不差,甚至可以说相当好。

不二家的风格正如不二其人给人的感觉,温和、自由、包容而令人舒适。淑子并没有理会不二的撒娇(在旁边目睹了全程的手冢可疑地脸红了一下),而把晚餐全部定为不二喜欢的辣味料理,而是贴心地为习惯和食的手冢准备了鳗鱼茶和煎饺。虽然中途一个不留意,手冢夹上来的饺子又被不二偷偷蹭上了辣酱(不二:据我尝试过36种辣酱的意见,这种是最辣的,值得推荐!),但手冢贴心地没有揭穿,而是用一口热汤化解了口中的冲击。

不二见没有得逞,无趣地撅了撅嘴。裕太见状凭借多年的经验,果断把自己盘里的饺子离不二又远了一点。

由美子性格大概随了长期在海外工作的父亲,健谈、热情,询问起手冢的情况也是大大方方。

“我前年采访过迹部君,和手冢君你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啊,真难想象你们居然从小就认识。”

“我们两家是世交。Atobe的确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虽然我们性格不一致,但在工作上我们相处得还不错。”

“说起来,进公司几个月了,我还一次都没见过迹部君呢。”不二咬咬勺子,好奇地问。

手冢了然:迹部擅长谈判,往谈判桌上一坐气场就赢了一半,更多时候的确不怎么出现在公司。

“我和他明天约了打网球,你要不要一起来?”

“可以吗?”不二的眼睛咻得一下就亮了起来。

“可以,我们这边三个人,你来了正好双打。”

不二开心地点点头。

由美子眼神在他们身上转了又转,正待开口,就听得窗外又是“哗”的一声巨响。

骤降暴雨。

手冢心中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刚刚为了方便,他并没有把修好没多久的小本田停进不二家的车库,而是在就近找了个可以停车的路边,结果正好在低洼处。他撑着伞,几乎是满心绝望地淌着不一会就到了脚踝的水钻进了车里,在车外不二好奇的注视下尝试打了打火。

成功了。

又灭了。

手冢:……不如明天直接叫拖车来吧,他们家和它的缘分大概到此为止了。

见他们满脸失望地回来,由美子何等聪慧,已经猜到了结果:“哎呀,看来是没有成功呢,不然我送手冢君你回家?”

跃跃欲试。

雨中飙车。

一听就很刺激。

很爽。

很开心。

手冢:……

正在绞尽脑汁地思考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过一劫,就听得不二悠悠地开口:“既然明天要一起去打球,不如Tezuka你今晚就住下吧?我有多余的球拍,你看看能不能用?”

“Yuta回来了也没有多余的客房,你介意今晚和我挤一挤吗?”

不知道是不是由美子的幻觉。

她觉得手冢的脸,好像又可疑地红了一下。











【噫!雨中飙车!刺激!(不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