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如梦令》 (一)

楔子


不二被惊醒的时候,床头柜上的闹钟恰巧呈现着奇异的九十度,而他正在一场大梦中徜徉不愿醒来。

贝多芬风格的《C大调交响曲》就这么突兀刺耳地响了起来,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手机屏幕上闪着莹莹的光,“KEI”三个字母明明白白地呈现在了上面。不二皱了皱眉,将棉被捂得更紧了些,试图努力忽视这恼人的铃声。然而对方却分外有耐心,不死心地一遍遍打着,终是让他不得不将手伸出了棉被,盲目摸索着手机的所在。

直到很多年后,不二都会回想起这个夜晚:如果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没有接起这个电话,那现在会是什么模样?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会一下子变得很深很深,仿佛梦中永不见底的深渊,灵魂或是感情,统统都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然而事实上,从这个晚上开始,他就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再也没有做过别的梦。

他的梦里,除了一声又一声的“嘟”,什么都不剩下。

嘟……

嘟……

嘟……

电话的另一边,Keigo低沉的声音略略地有些嘶哑,透过一整个大陆的电磁波,分外清晰地,从右耳穿透到了左耳,却带来了死一般的静寂——

“Syusuke,听我说,Tezuka他,不在了。”

不二想,或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从梦中醒来。



Chapter 1   前事莫追


    S城是个好地方,除了错综复杂的路。

    不二用略略生硬的中文向路边的店家问着旅馆的位置,顺带着赠予他们一个明媚的微笑。而在这之前,已经有四个人指引了他四条截然不同的路线。

    真是,略麻烦呢。

    等他最后到达宾馆房间的时候,最后一丝余晖也即将沉入大地,昏黄的光线透过偌大的落地窗堪堪地投射进来,仿佛造物主每日最后的恩赐般柔和而珍贵。而他站在17层的地面上望向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如蚁点,让他觉得意外的有点像东京。

    后者作为世界经济最富裕,商业活动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早已让他习惯了这种车水马龙的景观。未尝想过来到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竟也还是这般景象。他一路从高速公路上过来,不免暗暗的有些失望。然而好心情来得倒也容易,Saeki发来的信息上附带着的几张照片都是他所喜爱的风格,无论是手法还是内容,质朴得让人格外欢喜——

    “我猜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风景,前提是你得原谅一个新手临时摄影师的技术。”

     忍不住笑意更深,眼眸里倒映出昏黄却又璀璨的光线——

    “我原先是有些失望的,17层的高度实在太可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待一个不算新手的小摄影师?”

    信息几乎是秒回。

  “对你,我向来是乐意之至,Syusuke。”

    末了,附上一串地址。不二几乎可以想见,小虎在那头哈哈大笑的明朗模样。

 

    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不二从未想过十年后能把爱好真正发展成职业。然而事实的确这样——二十一岁毕业的不二周助,凭借在校期间各类的摄影大奖,和毕业时在姐姐的帮助下举办的小型个人摄影展,成功在世界顶级的旅游杂志《足迹》觅得一席之地。半年之后,名气已是无可遮掩。

    Kikumaru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猫眼一闪一闪的:“啊咧我就知道!Fuji你果然做什么都是天才nia~”

    还不忘补上一句:“以后给我菊丸大爷拍写真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哟!”

    不二那时无奈地看着他,叹叹气说:“随时欢迎。”

    菊丸顿时笑得,如同偷了腥的猫。

    不过这个重任,因为不二临时的决定而被搁置了下来——Yumiko姐姐的婚礼定在十月,他要在半年内赶出一份礼物。

    一部,用脚丈量用相片记录的,旅游影册。

    这就是不二为何这时出现在S城而不是东京的原因。除却所有的出差,他还把今年所有的假期集中在了这半年,力图在十月之前能完成这本影册。

    S城是Saeki介绍给他的。他说:“爷爷他有个多年未见的好友在这里,这次陪他过来。一下车我就觉得,你肯定会喜欢这里。”

    小虎之前寄来的照片很朴素。一张是这里特有的半敞开的庭院,两个摇椅的年龄似乎要和上面的老人一样大了。其中一个老人手里还拿着不二从来没有见过的扇子,据小虎备注叫做蒲扇的玩意儿。一张是石形的拱门,有小孩子拿着巨大的棉花糖跑了过去,不二想着东京可没有这么大的棉花糖,最后一张……

    最后一张是一座青山,夏日里的树木长得郁郁葱葱,看着并无特殊,只是透过镜头有了令人心动的吸引力。小虎该是随手的一拍,还不忘备注:“我想除了Fuji,我们还应该见见别的山^ ^”

    幼驯染就是这点不好,对你的爱好哪怕不是一清二楚,也知道如何随时随地调侃你——

    不二收到照片的第二天,就订下了飞往S城的机票和酒店。

    而此时此刻,收到再一批照片,他唯有苦笑:小虎啊小虎,你拍下的风景若不足够匹配我的期待,我倒要看你如何赔我这三天房费和舟车劳顿。

 

     去往郊外的大巴味道并不算好闻,不二靠在座位上迷迷糊糊地打着盹,微微开了的窗传来了泥土和树叶的气息,意外的有些镇神。不二想起那年,去往集训的大巴上,他仿佛也是这样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头左一摆右一摆的。旁边的人皱了皱眉头,微微的扶着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而自己便心安理得地睡去。

    只是醒来时发现,Momoshiro和Echizen头靠头睡得正香,哈喇子已经滴到了衣服上;Eiji整个人都躺在了Oishi的大腿上睡得无知无觉,后者的头睡到一点一点的撞着玻璃,难为居然还不觉得疼;海棠连睡着了都是非常认真的样子,不过倒是意外的温顺,相反他隔壁的Inui还是一本神秘清醒的,记录着隔壁过道呼呼大睡的Kawamura的睡相,连不二醒来都没有察觉。

    淘气地扒拉了一下隔壁那位的眼镜,却未料他根本就没有睡着,一双深渊似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直直地望向不二。

    无奈地嘟了嘟嘴。

  “部长大人,你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低沉的声音暗暗地传来,想是怕惊恐了大家。

  “Fuji,你想玩的是眼镜,还是我?”

    不二闻言倒是愣住了,不过终是忍不住笑开了:“如果是……戴着眼镜的你呢?”

    对方不赞同地皱皱眉,伸手把他的脑袋又拨回了肩上。

  “路还远,再睡会。” 

     他倒也不反抗,径直重新睡去。那日最后的印象,便只剩下被轻轻握住的手心,和脸边传来的温暖气息。

    不二想,许是真的老了,最近总是动不动的,就开始怀旧。

    不过这样倒也好,把过去重新排演一遍,说不定会有新的结局。

    那个结局里,该没有如今的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