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如梦令》(二)

Chapter 2 旧友如晤


小虎被爷爷遣去干活了,来接不二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性格很活泼,只会一些简单的日语,见到了不二兴奋得脸红红的,径直把祖宗三代都给报了出来,也不管不二的中文听不听得懂,拿着部随身译噼里啪啦就是一通。不过不二零零散散地倒是了解了,小姑娘成绩挺好,去年竞赛得了奖,上周刚刚又被自招免试推荐入学,早就被B大提前录取了。学校干脆放了她几周假免得回去混乱军心,这几日正是玩得疯的时候,听说小虎哥哥要帮忙,便自告奋勇的来了。

“Fuji kun?Fuji kun?你们日本人都喜欢这个时候出来旅游吗?”

“怎么?”

“这几日除了你和虎次郎哥哥,这里还有别的日本人哟~”

“哦?那大概也不奇怪,小虎的照片上,这里的夏天与日本相比,大有不同。”许是都为了新奇而来罢。

“诶……这样吗?那Fuji Kun要是有机会,请一定让我见识一下日本的夏天!”

不二眉眼弯弯,用了小虎的话:“乐意之至。”

 

三月的乡间小路并不好走,一路走过去裤腿上都是泥泞,不二不由想起来大学时的舍友千石,总是张扬着一头染成橙色的头发对着楼下踩着雨水路过的女孩子吹口哨,感叹着一个月小修三个月大修的校道一到雨天简直就是灾难,溅起的泥土沾上白花花的大腿大抵只有抽象派画家才能欣赏出美感,在印象派画家那里或许能画出幅黑白光影系的星空也说不定。

可是千石最后到底哪边也没去。去年毕业后不二有次在饭店里偶遇了一群艺术学院的准毕业生,以前总跟在千石身后、小了他一级唤坛太一的小师弟脸红红地凑过来跟不二打招呼,说他听学长们调侃,千石最后选择了野兽派的路子,倒叫不二听的稀里糊涂的。

“Fuji~我不像你,你是天才,我只求运气。”千石说这话的时候,碧绿色的眸子盯着不二闪也不闪,嘴角是俏皮的笑意:“生活总不会亏待lucky boy。”这句话之后,千石就收拾行李跟他说了拜拜,潇洒自如,还附送了大学最后一个口哨。

这便是不二对他最后的印象。

 

大约走了个半小时,不二终于看到了下车后的第一处人烟。再走个约莫七八分钟,喧嚣声也多了起来,不二能隐约听见一两句汉语,声调倒是轻快的,只是许是方言的原因,比以往更陌生了些。最后他们停留在一部极古朴的民屋前,正面看是一栋蕴涵着古典风味的二层小楼,木架承重,屋脊高,进深大,前面是低的槛窗,侧面则变成了长格扇窗。小姑娘说背后还有个小房子,造型没有这么讲究,临时建来做仓库,只是普通的砖瓦房。

不二掏出相机兴致勃勃的咔嚓咔嚓地就来了好几张,满意的点点头。

推开门走进去,不二几乎忍不住自己的惊喜——

偌大的庭院里,银发黑眸的英俊少年,听见推门声不由得转过身来,瞬间便笑得如同春阳般纯粹烂漫。

“Syusuke!这算久别重逢还是不期而遇?”

不二听见轻轻一笑,神神秘秘地拿过随身译打了句日文让小姑娘说中文。姑娘眨巴眨巴眼睛想想也笑了,没头没脑说了句两人都听不懂的话——

“不,是故友忽至,宛如三月遇春风。”

摸不着头脑的Saeki看着他们,翻了翻白眼,疾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友人,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不二到底没忍出来,把头靠在他肩上,发出了真心的笑意。

 

第二日不二跟着Saeki去拜访爷爷,爷爷还对不二有印象。

“哦!你是不二家那个大孩子嘛!小时候拉着弟弟总跟在虎次郎后面玩那个,后来就搬走啦!小时候倒还肉肉的,长大怎么瘦了这么多,那时候说让你给小虎做媳妇你还不愿意啦!”

不二摸摸鼻子,尴尬地笑笑。旁边的青年倒是不介意,仗着身高揉了揉不二的头,兀自笑得开心。

事实上不二见到的小虎,就没有不是笑着的时候。

 

午后爷爷入了房睡去了,临睡前托他们两人过了桥到对面的一片人家去,找旧友要副古董棋子来过过眼瘾。

“呐,小虎,听说那是本因坊秀策用过的棋子呢!”不二兴致勃勃地跟在Saeki后面,同时小心翼翼绕过地上的水坑。三月末的天气仍带着切骨的寒冷,不二将脸埋在了灰色的围巾里面,却掩不住话中的笑意。

“嗯~听说是很宝贝的棋子!”

“爷爷他怕是对棋子没兴趣,对古董有兴趣吧?”不二打趣道。佐伯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陆战兵,后来因意外伤病提早退了役,兴趣也从枪支弹药变成了各类古董。这次来访旧友,一半原因是因为这副棋子。

“对方是个收藏家么?”

“不,那是个退休教授,以前去日本学术交流的时候,和爷爷认识的。他喜欢围棋和中国象棋,得到这副棋子实属偶然,不料被爷爷知道了,半年前就嚷嚷着要来看一看了。”小虎摸摸脑袋,语气无奈又好笑。

不二闻言倒像是在意料之中般点点头:“我猜也是。要真是个收藏家,爷爷应该早就混进他家里住个一年半载了。”

小虎哈哈大笑,笑声传到田间,惊起了数只水鸟,扑腾扑腾地飞起来,一刹那春光明媚,大好的时光,风华湛湛少年郎。

 

过了桥之后,远比之前要多的一片房屋鳞次栉比地显现在眼前。离午间还有一两个小时的光景,正是做午饭的时候,一道道炊烟升了起来。不二从未见过这番景象,不由得抓起相机又是咔嚓一阵。跟着佐伯在房屋间七拐八拐,从走到跑一路打笑,一路上人群不多也不少,好奇的目光追随着银发和栗发的少年而去。

约莫二十分钟后,两人便轻喘着停在了一栋黑瓦白墙的房子面前,互相看着对方一脸的狼狈,不由默契地扑哧。佐伯歇息了个十来秒,便上前去敲了敲门,门内不一会儿传来了回声。

这声音听着低沉而悦耳,双手扶着膝盖弯腰喘气的不二神思恍惚,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然而没等他回想过来,门已经“吱呀”地开了。

而那一瞬间熟悉的恍惚,后来回想起来,大概听见的是命运之门再次打开的声音。

 

“你好,我是Saeki,爷爷让我来找储教授借副棋子,不知道方……”

声音戛然而止。

不二好奇愣了一愣,直起腰抬头,这回却是彻底愣住了。

开门的青年身形修长,茶色的头发无框的眼镜,一双凤目犀利而柔和,从神色到气质都像从冰雪中淬过一般冷清。只是此时当他的目光从佐伯转向了身后的不二,这样的气质就出现了明显的裂缝。

他的眼睛微微的瞪大了,声音不知为何竟有些迟滞,却仍是如气质般镇静低沉的。长达五秒的沉默期后,在一片田蛙喧嚣的背景音中,不二终于听见了和记忆中一般无二的声音——

“好久不见,Syusuke。”

他说,好久不见。

他说,Syusuke。

不二在那一霎那,竟是僵硬得仿佛不自然的人偶,不知是应哭还是笑。但最后他终是控制好了情绪,眉眼弯弯地打了招呼,仿佛那五秒的对视与沉默都是幻觉。

“好久不见,Tezuka。”

他回,好久不见。

他回,Tezuka。

 

只有旁边被忽略的佐伯,觉得这光景终究是,无可逆转地,一点一点地,如同逆行的水流,潜入了多年前那恍惚而又清晰的时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