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如梦令》(三)

Chapter 3 时光追雨


Saeki是不二所熟识的最直率的人。从不二认识他的二十多年来,他对不二的欣赏、认同、意见乃至偶尔的批评等都是直言不讳。

这也毫不意外地体现在他第三次从不二嘴里听到“手冢国光”这个名字的时候——

“你喜欢他,Syusuke,你喜欢他。”

他说不二周助喜欢手冢国光。

他没有用问句,他重复了两遍,他严肃得仿佛吟诵圣经一般,不带丝毫玩笑的意味。

说这话的时候他漆黑的眼睛直直盯着不二,不容他拐到别的地方去。而那时的不二听见了却仍是毫不在意的模样:“没错,小虎,没错……不过与其说我喜欢他,应该说他是个有趣的人。你知道的,我总是喜欢有趣的人。”

“Syusuke,这不一样。虽然我知道你对‘有趣’这个定义与一般人不同,这也是我觉得自己并不有趣而我们仍能玩得很好的原因……呃,好吧,扯远了。或许你自己并没有发觉,你谈起他的时候。和跟我谈起Kikumaru或者Keigo他们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你的动态视力什么时候这么神奇了?”不二挪揄道,轻笑一声。

“嗯哼,大概是只针对你的洞察力。”

 

这段对话再后来模模糊糊被佐伯想起来,他那时不过无心地直率,谁知竟是这宏大戏剧所掀开的一角。他那时虽说不二喜欢手冢,与菊丸越前等人不同,却也并不觉得手冢真有如此特殊,不过是比常人多一点的“喜欢”罢了,这句话大抵也只相当于他承认了手冢在不二心中的一席之地,可这方天地里并不是只有手冢。

他想该是他那时洞察力尚未修炼得炉火纯青,不然早该看出这几分不同中的微妙。

可转念一想,这世事比棋盘上的黑与白要更难预料,人心难测世事难料本就是常态,哪怕他能早早洞见,怕是也不能改变半分结局。况且这样的结局尚且没有走到最后,他所谓的改变只怕也无济于事。若这世上真有所谓的宿命论,再怎么风云变幻的世事,最后恐怕只能桥归桥路归路,不二周助的归不二周助,手冢国光的归手冢国光。

可这些话他也只能午夜怅然时偶尔想想,他早就输给了时间,他们都输给了时间。所以无论是他们的暧昧、相恋、分别乃至无疾而终,他除了无声的安慰与陪伴,终究什么都给不了不二。

 

尴尬。

迷茫。

短短的问候之后,是更长的沉默。

“呃……Te…Tezuka?手冢君?你怎么会在这里?”佐伯为这气氛感到莫名不安,潜意识里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踟蹰了半天终究是开口了,然而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觉得太生硬。

“啊,我是来拜访教授的,前天刚到。”手冢言罢习惯性用左手抬了抬眼镜,看似已经恢复成平日里冷静自制的模样。

“这样啊……不过真是缘分呢,上次见到手冢君,还是七……不,八年前的事吧?”

“啊,国三的时候,全国大赛。”

“感觉你一点都没变呢哈哈!都八年了,还是这样。”

“大概吧。”

……

相比起这不咸不淡的寒暄,不二在那一句“好久不见,Tezuka。”后便再也没有说过话,只是在一边微微笑着,似乎倾听着世界上最有趣的对话。

笑得漫不经心,笑得心不在焉,笑得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些年过来,除了愈发矫情与散漫,竟是毫无长进。

记忆中有些早应被忘却的言语,就这么以不容置疑的姿态强硬的侵入了他的大脑。

“某些时候我觉得,所谓的奇迹,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意外的随机组合。然而我并非绝对的决定论者,所谓的‘意外’究竟是耶和华的旨意还是人类自由意志的产物,我无法说明。”

“不过我真的无比感谢,无论如何,无论是怎样的意外,它们终究让你成为了我生命中最大的奇迹。”

……

不二暗暗苦笑:是谁说过去总是过不去——

明明是当过去过去,却总被回忆遣返,不然这样明亮的春日,怎么会有突然流泪的冲动。面前的这个人变得愈发冰冷与强大,叫他怯弱得只能说出好久不见。

如果可以,他觉得自己更想说的其实是那句不如不见。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