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如梦令》(四)

Chapter  4  白日青山



第二日的天气出奇的好,前日泥泞的小路都被晒成了一块一块松散的泥块。哪怕是22岁刚刚大学毕业一年的社会新鲜人不二周助,也学会了如何合理调整自己的心情,在昨日一片压抑的情况下,几乎是梦游般在储教授家里吃完了饭又把棋子捧了回来之后。

这样明媚的天气,他觉得登山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开开心心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和行李,又把Saeki从被窝里拉了起来,然后跑到厨房里看借住家的房东老奶奶揉着绿色的面团。前日里的小姑娘正是她孙女,在一旁帮着忙准备着馅料,解释说奶奶这是要做青团,他们晚些时候回来该就能吃上了。

不二闻言心情于是又好了些:“吶,叫青团是因为它的颜色么?”

“嗯,如果没有艾草、浆麦草、麦青之类的,用菠菜这些绿色蔬菜代替也是可以的。”

“soga……”那也就是说也应该可以用芥末代替了?如此想着的不二顿时笑容更深,脑海里完全是学会做法之后回日本,吃着自己精心炮制的芥末团子的Yuta的模样。

想必一定是幸福且感动得都要落泪的模样吧!(?)

路过的厨房的Saeki看见不二这番模样不由打了个冷颤,常年练就的第六感告诉自己,不二现在想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对他不是。不过目前为了避免沦为幼驯染惟一方便下手的试验品,他还是决定找个帮手。

于是这么想着,他就拨通了电话——

这叫有意或是无意其实不太重要,佐伯虎次郎向来懂得什么叫契机。

所以当扛着相机背着背包一身清爽的不二,在从院子里出来,看见远远走过来的那个人,几乎有种转身欲跑的冲动,可是一眨眼就被Saeki堵住了退路。

“早上好~Tezuka Kun!”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二于是只能暗暗叹了口气,转身,微笑,打招呼,一气呵成,熟练地仿佛演习了千百遍。

 

他们要爬的这座山并不有名,甚至可以说默默无闻,远不比这个国家其他的名川大山来的雄峻壮丽或是崎岖难行。不过赶着这暮春三月的巧,一山都呈现出了映合时节般的生机,倒也别有风光,可想再过三四个月,这里的夏天会有多么郁郁葱葱。

或许是两个人都刻意遗忘了多年前的往事,他们竟自然又意外地又回到了多年前的相处模式。不二走在手冢的右后方,一步一步地跟着,微风吹来的瞬间不禁有些恍惚。两侧的树一步步地退去,头顶的云仍是遥不可及,只有身边这个人,在记忆里一直保持着一步的距离,不能更近也不能更远。

不……曾经,是有过的,很近的时候。只是,不见了而已。

这么想着便又有些不自觉出神了,脚下被石阶绊了一小步,惯性下便下意识为了保持平衡顺手拽住了前面人的衣服,结果刚碰上不二就后悔了:这还不如直接小小摔一下,顶多赢回一两块淤青,也好过在这不尴不尬的局面上来个直接接触。

手冢几乎在感受到衣服上的拉力同时就转过了头,看了一下不二踉跄的步伐,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沉声道:“Fuji,认真点。”

“啊,抱歉。”眉眼弯弯,笑得拘谨。

于是手冢的眉头便又紧了些。

 

“听说Tezuka Kun的爱好是登山?”Saeki及时地插上了话。

“嗯,也是家父的兴趣。登山是环保的强身健体的方式,他常常告诫我,只有到山顶上,才能发现自身的渺小。”

“啊……看来你登过的山一定很多呀!我就不行啦~兴趣太多,偶尔登山也是开车上山顶野营去的。”

“无妨,适合便好。”

又来了,Saeki和Tezuka不咸不淡的对话,不二一个人在旁边一言不发。或许三个人潜意识里也想打破这种局面,可那往往就如同刚登山那会儿一样,佐伯和不二在后面聊得轻松自在,手冢一个人在前面迈着坚定的步伐。

佐伯一边跟手冢搭话一边瞄着不二,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简直就是一个正极碰上了两个负极,各自都能吸得上,如果两个负极不是相互排斥的话。问题是,该死的,他一点也不想当什么正极。

 

登上山顶的时候日头正好。确切点说,是好过头了。

Saeki之前同不二联系的时候,提到过这一年S市所在的区域热到不同寻常,简直有点不像他记忆中的春天。许是他来得巧,这几日下了小雨,倒也暂时缓了一下。可一到山顶的空地上,昨日雨后换来今日的万里晴空简直是个灾难,正午的太阳明晃晃的照着人一阵阵发晕。

不二到山顶的时候有些撑不住,这一个多月没有系统锻炼过,体力有些跟不上,连忙找了棵树躲了进去,在树下坐着一边喘气一边用手扇风。

Tezuka看着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稳步走了过去:“Fuji,站起来,大量运动后不能坐下。”

“嗨~嗨~”不二撇了撇嘴,便倚着树干站了起来,眼前还是一阵光圈般的眩晕。手冢见状扶了他一下,这下不二倒没有什么刻意的避让,许是真的晕的可以。Saeki倚在旁边的树上,侧头看着这边,轻轻地挑了一下嘴角。

“Fuji~给你看我学会的新技能~”

Saeki伸手摘下了树上一片饱满翠绿的叶子,轻轻捏了一下,横着放到了嘴唇中间,然后靠着震动先是发出了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而后逐渐变得流畅。Fuji听了一会,意识到这是那首耳熟能详的《卡农》,顿觉新奇。他学着佐伯伸手摘下了一片树叶,放在嘴唇中间,试着通过气流振动让它发出点声音——然而除了他呼气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民间艺术家小虎”——不二周助给佐伯虎次郎取的第15个绰号由此诞生。

Tezuka看到不二脸都泛红了,不知道是爬山爬的还是吹气吹的,暗暗觉得好笑。抿了抿嘴角,轻轻地把树叶从不二唇边拿走,双手优雅地捏着——仿佛那不是一片普通的树叶而是一把名贵的口琴——横着放到了唇边。

起先他就像不二一般只能发出呼气的声音,但几次调整之后逐渐出现了咿咿呀呀的音节,三分钟之后,手冢国光已经能勉强地从DO吹倒了SO;五分钟之后,手冢已经吹出了成型的曲调……

……

Syusuke Fuji,我们温柔善良天才的主人公,深感挫败地默默抽搐了嘴角。倒是Saeki在旁边大为惊奇,直夸Tezuka有天分。

——很好,Kojiroh,今晚的芥末团子归你了。

指导着Tezuka的银发青年于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简单的歇息后,年轻人们便又兴致勃勃地上路了。他们在山顶绕了一圈,选择了另一条下山的路,虽然Tezuka表示为了安全最好原路返回,但是却被Fuji一口否决掉了。

“小虎爷爷说这另一条路旁边有种有三个颜色的花,我想拍些照片,顺便摘些回去送给小隐^ ^”小隐就是昨日带路的小姑娘。

手冢在听到前面的时候眉间微微地皱起了一道横折,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变成了两道:“好。”然后带头走在了前面,“注意脚下安全。”


 

不二八成又把手冢的话当做了耳边风(……)心情颇佳地跟在后面,时不时按按快门,有几次差点滑倒,倒叫走在后面的虎次郎吓了好几下。他们不一会就遇到了小虎爷爷说的花,正逢时节,开满了一整条山道熙熙攘攘,在阳光下反射出色彩斑斓,炫目灿烂。不二欢呼一声就扑了过去,调整好光圈快门值选好角度咔嚓了好几张。尔后把相机挂在脖子上,挑了几株长势喜人形态优美的小心摘下,合成了小小的一束。

他看着手里的花,红白蓝三色交相辉映互不相让,糅合在一瓣像是大自然的馈赠,望之心喜,想着多少钱都不卖,便一下子站了起来。结果先是由于之前上山耗费的体力颇多,山顶的太阳又过于炙热,此时一下站起只觉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几乎要拿不住手里的花,下意识要向地边倒去。

“Syusuke!”

他听见了Saeki的惊呼,一瞬间想着的是这下糟糕了,估计得摔个头破血流遍身淤青了——

可是没有。

铁金色头发的青年稳稳地接住了他,连同他手里的花。他的眼里有焦急、不安、不明的愤怒或是一些更深的东西,引诱着Fuji睁大了眼想看清楚,却迎来更深的一阵眩晕。

“你不能走了,我背你,相机和花给Saeki拿着。”

于是手里的花就被拿走了,Tezuka半蹲下身,Saeki把他扶到了他的背上,而他整个过程已经晕到不能自已,前尘后事,一瞬俱忘。但大脑中某个部位却神奇般地清醒着。

……Tezuka身上,居然还是当年的味道。

 

不二把两只手耷拉在手冢胸前,一晃一晃的,想是半分力气也没有了。想起了很多,却又忘记了很多,倒分出几分心思来打趣了,话倒是比平时更轻柔了几分。

“吶,Tezuka,你怎么身体也是这么硬梆梆的?跟表情一个样呢~^ ^”

手冢脚步顿了一下,往后微微瞥了一眼而后稳步向前,明智地选择保持沉默。

不二嘟了嘟嘴,倒也不介意,疲累慢慢涌了上来,不自觉慢慢把整个身体都贴在了手冢背上。

他睡着了。

 

手冢许久没有感觉到后面的动静,微微扭头看了一眼,愣了一下而又专心下山。佐伯恰好扭头看到这一幕,竟也愣了一下。

……手冢的表情,应该是在,笑吧?

那种,像是把全世界都隔绝在一边,不容旁人触碰一下般视若珍宝的表情。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