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如梦令》(五)

Chapter 5  若即若离


不二直到回到家都没有醒,许是太久没运动真的累坏了,手冢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床上,左手不自觉地拨弄了一下他额头上散乱的碎发,带着薄茧的手指停留在光洁的额头上竟有些舍不得离开。佐伯闷咳了一声,识趣地转身关上了房门。

“Fuji,Saeki出去了,你可以醒了。”

长长的睫毛不安分地抖动着,眼睛却仍是固执地闭着。

手冢于是慢慢低下了头,温热的呼吸轻轻吹拂着面前细细的绒毛。

结果湛蓝的眼眸一瞬间睁开了。像是十二月最冰冷的湖水一瞬间被朝阳投射,从外至内透出了波段不同的各种蓝光,直直撞到手冢心里去。

……话说这种行为是要叫做调戏吧?

不二心里瞬间冒出的OS是一部近期热门动漫的类似物:#我的手冢不可能这么调皮#……于是他维持着(自认为)双目无神状默默地在床上僵硬了。

 

倒是手冢颇为好笑地看着不二睁眼之后目光直直越过他不知看向了哪里,爱发呆的习惯这么多年倒是一直没变。索性长臂一伸腰一弯,低身把不二圈在了怀里。

这下不二再装傻也是不行了,下意识就要推开,结果手冢用的力气倒是出乎意料的大,一下子居然推不开,干脆自暴自弃把自己完全甩回了床上。

“Tezuka,你想睡觉的话我可以把床让给你。”

“……”

“我不介意的大不了我去和小虎凑和一个晚上。”

“……”

“无论如何你先让我起来好吗!”

“……”

手冢一语不发,只是直直盯着不二,微微抿了嘴唇,索性一低头,两个人间的距离瞬间缩短为不到两厘米。

这下不二彻底僵硬了,他整张脸几乎都能感觉到手冢的气息,温热而熟悉,让他不自然地偏过了头。可是手冢这次没有阻止他,只是轻轻地靠了过去,把头埋在不二的颈窝里,每一次呼吸的频率平静而悠长。

不二几乎是一瞬间就要跳起来了,却又被死死地压住。没等他有下一步举动,耳边就传来了手冢低沉而悦耳的声音。

“别动,追了八年真当我不会累么。”

这话固然有装可怜讨巧的成分,但此刻手冢的确很累:不二虽然不是个肌肉发达身材高大的男生,但好歹也有个一百来斤,一路背下来哪能一口气都不喘。

不二倒是冷哼一声:“谁要你追了。”

基于不二之前巧舌如簧不负天才之名的斑斑劣迹,手冢说完之后其实已经做好闭口不言接受洗礼的准备了。结果不二只是这么轻巧地回了一句,倒让他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本来也没打算说太多。抱着的双手倒是又紧了一些,引得不二又是一阵挣扎。

这样甜腻而温柔的姿态,饶是当年青涩而最甜蜜的时候,不二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手冢国光,一瞬间竟让他有几分陌生。他轻轻地推了一下,手冢这次倒没有坚持,顺势松开了双手,撑在了不二上方。

不二自然是无法与他直视的,原因无可述说。他把头微微扭向了右边,感受到陌生而熟悉的温度先是愣了一愣,而后皱了眉头。顺势往后一撑,人就这么坐了起来。

“松手。”

“早好了。”

这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恐怕彼此懂得的也只有手冢国光与不二周助。

“Fuji Syusuke,你究竟在怕些什么?”

一阵沉默之后,投降的果然还是手冢,几乎是自暴自弃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或许这个答案早就在他心里,然而他也清楚这个答案在某种程度上并不重要。他只是不知应该用怎样正式的对话和接触,才能填补他们这八年的空白。

“Tezuka,你早该知道的不是吗?”不二这次并没有避让,他顺势靠在了床头,直直看向了手冢,一如手冢记忆中的样子——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一向眉眼弯弯如水温澈的不二周助,有着这般凌厉的模样。

“没错,他怕什么,他想什么,想做什么,他有多善良多温柔,我都知道。我唯一不知道的是,他究竟知不知道我爱他。”

是那个陪着他每天上下学的我。

是那个由着他开玩笑也不生气的我。

是那个明知他递过来的是乾汁而不是开水的我。

是那个试图激发出他全部实力与自己对战的我。

是那个找了他八年终于找到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我。

“他知道的话,能不能可怜一下我,别让我再找八年。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再来一次的运气与勇气。”

手冢眼里的溢满的尽是隐忍。不二的瞳孔几乎瞬间放大了,这样一段话把他心里坚固的篱笆摧毁得如同大火蔓延过后的灰烬,从灰烬里长出来的尽是悲伤与彷徨。重逢后某些一直在被压抑的情感几乎再也掩盖不下去般冲破阻拦。他从未设想过八年后的手冢会说出这么一段煽情而又不切实际的话,就像被最恶俗的诗人附了身用最烂俗的笔调写下再用最庸俗的唱腔唱出一般,全然不似当年他认识的那个手冢国光。然而低沉悦耳的声音、扑面而来的气息、刀锻剑炼过般的眼眉,一切的一切,却又在告诉着他,这就是他。

他真真切切地再次愣住了。似乎再遇上手冢国光,他全身的反射神经都变得迟钝了,总是在不自觉地发愣。低头不自然地笑了笑,此刻他居然还有心思调侃:“喂,Tezuka,这段台词你排练了多久?Eiji新戏里的么?”

这次发愣的变成了手冢,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也微微勾起了嘴角:“你知道我不看偶像剧。”

“不过Fuji,你答非所问避而不谈转换话题的功力,真是一如既往。”

不二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不过八年都过来了,我们,慢—慢—来——你还有很多答非所问转化话题的时间。”

说完倒也不看不二的反应,嘴角的弧度倒是又深了些,起身就离开了房间。

剩下不二木然地坐在床上,半晌无奈地叹气笑了声——

“这下,原来还是逃不过啊。”

不知何时被松开的右手无力地搭在眼睛上,不二在若有若无的恍惚中,竟真的就这样,在连日赶路的疲累与今日的心境动荡中,又沉沉睡去了。








呜呜呜赶三篇读书报告于是熬了一个月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篇自娱自乐的玩意儿本来为1029写的现在……啊let it go~let it go~【。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