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TF/冢不二] 凯歌

来自日本的十八岁小将手冢国光第一次闯入大满贯赛事以第一轮失利告终时,不二周助刚刚结束自己的休假,在红土赛场上夺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

而不二尚未听说手冢国光这个名字。

当手冢国光第二次闯入大满贯赛事,同样是在红土赛场上爆冷逆袭了赛会三号种子、来自美国的名将桑布迪克闯入三十二强时,因为急性肺炎错过了其后半赛程的不二周助,在一个多月后另一个大满贯赛事、最为古老的草地赛场上,凭着并不算完美的身体状况历经五盘鏖战力挫意大利天王罗斯,夺得了自己的第二个大满贯冠军。

日本媒体在其夺冠后进行例行访问,无意问起他对自己的后辈一个多月前的表现的看法、有何期待或是感到威胁云云,不二先是迷茫地尴尬了三秒,而后落落大方的回答----
“不好意思呀,那段时间我被医生勒令修养,比赛……没有看呐。”
旁边红头发的小助理瞪着猫眼不禁腹诽:分明是你懒好不好!每一场比赛我都录了给你看你说自己眼睛疼头疼手疼就是不想看好不好!
而不二依然在那边笑得纯良无辜眉眼弯弯。

一个多月后,第一次闯入美网的手冢国光依然止步三十二强,而与其不同半区的不二周助受身体状况影响,遗憾折亚。

第四次出击大满贯的手冢国光如有神助,分在死亡半区一路苦战,第一轮战胜德国老将普罗勒夫,第二轮在落后两盘的情况下神奇逆转意大利天王罗斯,第三轮迎战赛季黑马法国小将瓦利亚一路凯歌进军十六强,如果在下一轮再次战胜自己昔日的手下败将桑布迪克,他将与不二周助在大满贯四强赛中首度相遇。
遗憾的是,桑布迪克没有给他机会。同样的是,不二周助不会输给同一个人第二次,面对自己美网的对手、赛会一号种子捷克人伊比利耶,直落三盘横扫对手,在库扬球场上捧起了自己的首座诺曼·布鲁克斯挑战杯,同时夺得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三座大满贯。

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夺得三座大满贯,日本的体育界媒体们不吝惜自己最大的赞美,纷纷祭出自己的头版,称之为“日本网球的奇迹”、“天赋之貌与天才网球”、“横扫世界网坛的蓝眼睛”等等,在《花心公子》日本版最新一期的调查中,近八成受访少女均表示将不二周助作为自己的首号择偶对象梦中情人---
“噢,当他的眼睛一张开,我感觉全世界的海洋都静止了。”千叶地区某受访少女如此表示。

这次上次询问过不二的那个小记者倒是机灵,跑去问手冢有何感想。平日里带着金丝细框眼镜不苟言笑的青年冷冷看过来:“他绝不止于此。”
此话一出,倒为手冢添了个狂妄的罪名。而无意扫过报纸的不二周助,却意味深长地笑了很久。

这一年之后的赛程密集得令人发指,不二自卫冕了自己的第二个法网冠军后,只是零零散散地获得了几个大师公开赛的亚军或是季军,在上海站更是八强不入。媒体倒也很宽容:天才也是需要休息的,他已经足够创造日本网球的历史了。
倒是手冢国光这一年获得的关注骤然升多,他在不二一无所获的上海大师网球公开赛一举夺冠,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

日本媒体将关注力逐渐投向了这位将满二十岁的年轻却已显无限潜力的小将,更有细心者发现,这两人在日本有着一位共同的恩师。当被喻为“日本女网之塔尖”的龙崎堇女士接受采访时,年过半百但风姿犹在的教练乐呵呵的表示:“不二那家伙毫无疑问是我教过最天才的学生…但手冢,他的意志力在某种程度上让我相信,他会取得不亚于不二的成绩。”

稍作休整的不二周助没有令大家失望,来年一月到来时,他又卫冕了库扬球场的冠军,蓝眼睛和蓝色的球场几乎融为一体。那一次手冢拿了第三名,创造了自己大满贯的最佳战绩,离与不二交手只差一步。
但是不为人知的是,赛后一个发型奇特的小助理快步走向了不二的红发小助理,红着脸要来了不二的电话号码---哦,顺便把红发小助理的也要走了。

当不二在翌年八月的硬地赛场上艰难夺冠,成就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六个大满贯,也是第一个全满贯时,手冢国光早就脱离了小将或是黑马这样的称谓,成为了日本男子网球当仁不让的二号人物。遗憾的是,由于早年保养不当,他的左手肘出现了问题,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发挥,最终还是只拿到了季军。
那时在另一个赛场战胜了老对手罗斯的不二,听说自己的决赛对手是法国人而不是手冢,久久地沉默了。

手冢国光作为男子单打选手的职业生涯简直短到令人发指。仅仅三年多的时间,取得两个男子单打大满贯的季军,其实这样的表现已经可圈可点,人们相信终有一日这个来自东方国度不苟言笑神情冰冷的男人会取得一个大满贯。遗憾的是,五月的红土赛场上,跟对手苦战了五个多小时艰难取胜迈进决赛的手冢国光,再也不能轻易抬起手来挥拍。然而当他听说那边厢的不二直落三盘轻取对手获胜时,他依然坚持着要打封闭上场。
而这个念头随着一次深夜的来访被打消了,具体过程不为人知。

颁奖礼上,第三次取得法网冠军的不二笑容相当地疲累,他第一次没有跟记者打着马虎,而是认真的说:
“今天,无论他是与我比赛,还是像现在这样放弃,我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并不想要这个冠军。这样的言论或许很对不起我的球迷,但却是我的真心。”
同日,手冢国光宣布暂停一切比赛,复出时间不定。

那之后的两三年,不二实现了自己的金满贯,却逐步减少了自己的比赛。到后来,除了大满贯,几乎连大师公开赛都不怎么参加了,就像是要刻意淡出一样。
但会有媒体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不二的体力在白人和黑人面前没有丝毫优势早就不是个秘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况且这几年正是其当打之年,二十六岁的年纪无病无伤,淡出简直是无稽之谈。

所以,当年那个机灵的小记者在自己家隔壁的小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到不二一晃而过时也只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只是他好像记得,当年手冢退役时,八卦小报的记者跟了他几天,最后落脚的,也是这个小区。

而距离不二周助第一次参加大满贯已经过去十年时,网球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二十六岁的手冢国光,在宣布退役的五年后复出。

第一场比赛,英国伦敦,是一个慈善家赞助的小小公开赛,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样的小型比赛哪怕是有了手冢复出的消息也没有多少人关注,何况五年过去根本不会还有人关注这样一个只是昙花一现的选手。所以当来报道的媒体漫不经心地拿过参赛名单,眼睛无所谓地一扫,却是纷纷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揉着自己的双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演播厅里像炸开了锅----

纸质的参赛名单上,两个早已为人所熟悉的名字以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并列着----

男子双打,参赛编号07。

手冢国光&不二周助。

[尾声]

三十三岁的不二周助和三十一岁的手冢国光同日宣布退役那天,日本少女的眼泪几乎流成了河。

媒体们也感到为难:他们甚至不确定,要将不二评价为日本史上最伟大的男子单打选手(十次大满贯,职业全满贯,和一个金满贯)…还是最伟大的男子双打选手。

自从他和手冢搭档之后,除了第一次参加温网失利,往后四年多的时间,他们包揽了全部大满贯赛事男子双打的桂冠。这两个人在场上的表现,简直只能用神乎其技一心二人来形容。

“我再也没见过比他们更出色的搭档了,就像一个人在打球。”同时代的男子双打领军人物之一、手冢和不二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来自瑞士的双胞胎亨利兄弟如是评价。

无论如何,这天的温网赛场上,因为这个消息的宣布沸腾了。

“如果是我多年的球迷或许会知道,当我第一次取得大满贯冠军时,我就说过,网球不是我的全部。”不二微笑着说,“我喜欢摄影,台球,马术……我其实是个很花心的人。”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厌倦了一个人站在球场上的感觉,我刻意地拒绝参加比赛…那种状态下参加比赛是对对手的不尊重,我知道。”

“我跟他第一次同时拿着球拍站在球场上时,是在一个俱乐部里面,我去客串嘉宾,他是儿童教练。我那时就知道,我没办法和这个人站在球网两边……我应该在他身边。”

不二说到这里有些激动,却只是微笑着低了头,垂眉低眸间敛尽天地风华。手冢搂过了他的肩,破天荒地接着说了下去----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龙崎教练的录像里。那是一场普通的比赛,他的对手是谁我现在甚至已经忘记了,我在想,他居然不认真。疑惑的是,他们都不这么觉得,大概觉得我疯了。”

“我关注他,认识他的时间,大概比他以为的要多得多。我的家里,有整整一面柜子都是他的比赛录像。甚至可以说,我当初决定走上职业这条路,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顺理成章地跟他站在一个球场上。”

“我也没想到,是作为搭档,而不是对手。只是我真的很感激,当年那个走过来问我,要不要一起组双打的男人,叫做不二周助。”

手冢侧头,居然带着笑,显然不二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话,不禁呆呆地愣住了。他扭头对上手冢的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低头使劲晃了晃自己的头,却又释怀地笑了出来。

他微微踮起了脚,在无数的闪光灯和镁光灯照射下,轻轻地凑在手冢耳边说了一句话。

而手冢只是愣了一下,加大了微笑的幅度,把不二的手心完全放进了自己手里。数秒过去,认真地对着不二,用被摄影机足以传播到全世界的声音问:

“你喜欢加拿大还是荷兰?”


P.S.这其实是中午看完我牛比赛怨念的产物啦啊哈哈在手机上随意敲的有什么错误跟我提一下(。

 
评论(2)
热度(24)
  1. 离了wifi不行薄荷里世界复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