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TF/冢不二]情歌

(((说实话这篇基本没腿子什么事要看部长的可以直接点叉了…
(((另外除了没有腿子它的主角还是你们的情敌之一…我跪。只是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我也没想到我废话那么多…
(((这样都能占tag我只能抱头蹲地求原谅了……

伊集院成美毫无疑问是继龙崎堇之后,日本女子网坛的头号人物。

尽管她在作为女子单打选手过去所参加的十三次大满贯中,取得的最佳战绩仅仅是亚军。但凭借灵活又踏实的球风、谦逊温和的性格和青春靓丽的外形,她仍然受到了世界球迷的喜爱和代理产商的青睐。去年Alter以她为原型制作了三百个1/8大小的模型和一些Q版的盒蛋,前者一上线就被哄抢而光,后者纷纷供不应求,可见其人气。

而只要是成美的球迷,或者说对当今女子网球稍有了解的都会知道,伊集院成美刚出道时,其实是作为一名女子双打选手的。而搭档,正是其双胞胎妹妹,伊集院久美。 两人只亮相了短短两个赛季,而后久美忽然宣布退役,自此成美不得不开始转战女子单打赛场,这也是其单打初期成绩为何平平无奇的原因之一。

久美退役的那场发布会,因为二人过往成绩并不十分出众的缘故,规模并不大,到场的只有一些交好的主要媒体。久美给出退役的原因是“个人身体不适以及无法适应的竞技状态”,说实话,这更像是一个短期休整的信号而非长期退役的理由,明理人都明白这绝对是敷衍的说辞,但大都默契的忽略了:一个只打了短短两个赛季就选择离开的运动员,连昙花一现都算不上,追究理由并不见得会有什么好处。 但令当时的现场记者、后来《东瀛体育》网球版的主编小野先生犹有印象的,却是发布会即将结束之时,久美说的最后一番话: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拿起球拍,是因为那是成美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们一起对打、一起练习、一起比赛、一起被选入训练营,直到最后站在职业网球的赛场上,跟世界上网球打得最好的一批人一起比赛。”
“没有人告诉过我,网球是热情更重要,还是天赋和运气更重要。我想大概都要有吧。可是,我选择打网球的目的,和选择打职业网球的目的根本是不一样的。前者基于热爱,后者…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可是我忘了,这样的坚持到头来,只会给别人带来拖累。而我所为的那个人,他所思考和追逐的世界,大概从来和我不一样吧。我为他而来,可他并不需要我。他开始彷徨,我便开始迷茫。”
“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大概一开始的目的就没有正确。现在是时候,把这个舞台还给适合它的人了。”
“我也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地平线了。”
没有人知道这一番话的意味,坐在隔壁的成美只是紧紧地抓住妹妹的手,一句话也不肯说。

那是一个不能更炽热的夏季,硬地赛场的赛事刚刚结束,亚洲选手在这次大满贯上用“全军覆没”四个字形容毫不过分。闯入三十二强的中国新兵俞远棠已经是最大的亮点,人们隐约记得五六年前,仿佛有一个亚洲人初入大满贯时也取得过这样不俗的成绩,只是普通人早已忘记了他的名字。伊集院姐妹在这块美洲的土地上一路奋战,最终还是倒在了四强的门口,只能遗憾作别。

而这场比赛爆出的最大冷门,却是赛会三号种子、来自日本男网当仁不让的一号人物在第一场就以4-6、5-7、2-6这样的成绩干净利落地输给了尼日利亚一个资料几乎一片空白的新人。选择了这场赛事与网友进行新媒体互动的媒体主持只能全程运用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勉强作出解释:

呃…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们没有想到,但是也并不少见。比如去年的温网,世界排名第三的罗斯就被第二次参加大满贯的齐日尔以3-2艰难击败过,止步十六强。这场比赛不二明显不在状态,他的非受迫性失误足足比对手多了十五次…这个数字对于这场比赛和两人的实力排名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同时我们看到,莱格打出了十六记ACE,发挥真的非常完美,而不二只有三次……无论如何,我们希望接下来几个月不二能好好调整状态,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个真正的天才……

如此云云,都是多亏了平日里不二的好人缘。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赛季不二一路打得是磕磕碰碰,澳网和法网全部四强不入,一些例行的积分赛也是打的不尽如人意,如果不是在草地赛场上击败了那次比赛的黑马小将拿了一个季军,这次美网他可能根本无法作为三号种子出战。结果这次,他输给了另一匹黑马。

伊集院姐妹那天并没有比赛,她们戴着帽子坐在看台的第二排,全程面无表情看完了比赛。只是结束时成美转头,发现久美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掌心,直直抠出了五道红印。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走吧。”

久美却执拗地不肯走:“我想去见他。”

“见到了又能怎样呢?”成美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必须要见他,不然我没办法安心打比赛。”

成美无奈妥协了:“我去找一下菊丸。”

菊丸英二一开始只是不二的助理,二人从国中开始便是至交好友。后来当不二打出了成绩,开始筹建自己更完整的团队时,菊丸便顺理成章摇身一变变成了不二的经纪人。他对伊集院姐妹自然是熟悉的:她们还在俱乐部训练营的时候的教练伴田老前辈,是龙崎教练多年的相识。不二刚入职网那两年,没少被他利用交情被拉回去作示范和指导的。而伊集院姐妹,正是被不二发现,从场边默默无闻的小球员,变成重点培育的苗子的,那时她们才十二三岁。

成美来找自己,菊丸自然放行了,只是眨巴眨巴着大眼睛不放心地嘱咐:“你们别聊太久,Fujiko这几个月状态不对…nya怎么说…一直很累的样子,可是约翰医生明明说他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呀nya…”

久美默默推开了休息室的门,不二斜躺在椅子上,眼睛上搭了一块毛巾,的确是很累的样子,一时间犹豫该不该进去。

结果倒是不二自己听到了动静,微微侧了侧头,用左手取下了毛巾。看见了久美,微微一笑:“我猜成美一定在听Eiji的唠叨。”

“嗯?……嗯……不二前辈,我听他说,你最近状态不好。”声音越说越小,尾音几乎不见了。

“呵呵,你今天看比赛了吧……大概全世界现在都知道我状态不好。”

“可是…可是…”可是不二前辈,你明明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久美,你知道那时候,我一眼看中的,其实是成美吧?”一开始在给伴田教练的青少年网球训练班作示范的时候,不二一眼看出潜力的,其实只有成美一个人。令他没想到的是,知道这个消息的久美,独自增加了自己的训练量,硬是咬着牙赶了上来,这才有了将两人培养成双打选手的想法。

“嗯。”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还想打网球吗?”

“知道自己天赋其实并没有那么好,或者家庭条件根本负担不起昂贵的训练费用更请不起教练,又或者由于伤病或是意外令你根本无法坚持打下去…告诉我,如果你是他们,你还会想打网球么?”

“…不二前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说到底,大部分人开始学习打网球的原因,都是因为感兴趣或者是喜爱……可是在职业世界里,这份喜爱根本是一文不值的吧。重要的是技术、力量和精神力,另外还有团队训练的科学性,临场发挥的好坏这种第二级的影响因子,所谓的喜欢,根本就不重要吧?可是随便去问一个选手喜不喜欢网球,回答都是喜欢,又好像喜欢真的那么神奇一样,好像喜欢就能战胜天赋、金钱和伤病一样。”

“久美啊,说到底,我现在不知道,我是因为喜欢网球才在这里比赛,还是因为我具有这种所谓的天赋、金钱而又无伤病的困扰,才顺理成章地在这里打球。如果喜欢比这些都重要的话,我凭什么打球呢,这对那些一心热爱网球却宥于金钱或是伤病所迫的人来说,岂不是很不公平吗?明明喜欢,才是运动开始的起点啊。”

久美完全听不懂不二的疑问:对于她来说,不二能站到现在,只是因为强而已。或者老套地说,不是每一个强者都能成为冠军,但每一个冠军都是强者。竞技体育,不就是这样的么?因为喜不喜欢这种东西否定自己,简直匪夷所思。可是不二他又确实好像,在认真地为这件事困惑着,一头钻进了牛角尖。

“抱歉呐…对你说了些奇怪的话。后天的比赛,加油。”依旧是久美熟悉的眉眼弯弯的模样。

她根本就没来得及对不二说些什么。
又或者根本没什么可以说的。
在后来的比赛间隙,久美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不二说的这些话,自然是没有答案的。只是她清晰地回忆了起来,自己一直那么努力的原因:
我只是想,追上你的脚步呀,不二前辈。

想和姐姐一样得到你的称赞。
想和你一样站在同样的世界。
想告诉你,这份隐秘多年的恋慕之心。
这么说来,真是和网球没有一点关系呢。如果喜欢和热爱真的有那么重要的话,我才是需要被驱逐出局的那个吧。

她的眼前只有一片海洋,然而她无法成为这片海洋中的一滴水。她以为她和它有同样的远方,却发现其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所谓的远方是个什么东西。海洋静止下来思考,被慢慢蒸发,而她一路追逐,茫然失措。

八强赛最后一盘战至7-6,双方四人皆是精疲力尽。久美坐在场椅上喘息恢复,抬头看看,日光炽热倾城。

她想:该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姐姐比自己对它更有天赋,比自己对它更有热情,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没有了自己,她会打得更出色吧。毕竟她一路跋涉,眼前只有一个它,没有他。不二前辈,大抵早就看出了这一点,才会那么委婉地问自己吧。
竞技体育什么的,真的是,太残酷了点啊。

而这个夏天,终究还是过去了。

退役后的久美很快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令她稍微感到安心的是,不二前辈很快度过了这段低迷期,在第二年重新成为了大家那个熟悉的大满贯天才。

某个假日里她来基地探望训练的姐姐时,听她说起,去年冬天的时候,不二有两个月的休假期,貌似回了一趟日本,回来的时候状态回升了许多。

“胜郎告诉我,他好像在到处旅游摄影,闲暇时好像还会到俱乐部去玩玩。”

“不是伴田老师的…好像是迹部财团名下的,在北海道。听说这几年国内的青少年比赛他们表现的很突出。”

“好像在那里,遇到了了不起的人呢。”

“像我们当初一样的?嘛…也说不定。不过我感觉不是,胜郎那小子,说起那个人的时候,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还嘟囔着不想再跑圈了什么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总算是调整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对啊,真是太好了。

久美抬头看看天空,蓝得动人心魄。

但她知道,她生命中最惊心动魄的那抹蓝色,已经不属于她了:她跟不上他的步伐,他需要的不是自己。

但那又怎么样呢----

即使奏不响凯歌,她也有过一个人的情歌。

如此就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