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意外之喜》(一)

手冢国光不喜欢不二周助。

 

“不喜欢”这个词其实是一种相当模糊的表达,范畴也相当大:当我们在说“不喜欢”的时候,对象可能是一个人、一只狗、一只猫或者是一幅画一杯红茶,就程度来说,小情侣吵架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气话与亲密时呢喃的娇嗔都有不同。然而手冢本人并无对这个动词本身细究的兴趣,这个表达也仅仅是出自一种直觉。

按照他素来不喜与人深交的性格,“讨厌”或是“憎恨”这种情况几乎是不会出现的。换而言之,“不喜欢”几乎已经是手冢感性的极致了。所以当手冢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几乎是很诧异的愣了一个晚上。

不,其实可以说纠结了三个月。

 

三个月前,不二周助正式入职T&A集团的时间。

 

细细想来,即使将对象锁定为一个人,也许还是不能清楚地阐述这样一种情感:在这个世界上,不喜欢的永远比喜欢的多,大抵是因为我们的心能容纳的只有那么方寸毫厘。手冢自己也觉得没什么道理,当他进一步思考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乎对这个叫不二周助的新同事处处看不顺眼。若不是自身向来冷静自制的性子,怕是世间又多了一单职场冷暴力。

其实平心而论,不二周助在他人眼里绝少会有“不顺眼”的时候。

论容貌,清秀白皙,正是大学里最受女生欢迎的翩翩学长模样;论性格,温润如玉,笑靥如花加之举手投足皆如三月春风;论举止,文雅得体,待人接物间进退有礼……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会让人不喜欢的人。

然而手冢却认为,不二容貌上不及Sanada的阳刚坚毅,性格上不及Inui的谨慎认真,举止间也没有Oishi的思十步方行一步,怎么都不像一个完美到会让自己觉得喜欢的人。他向来认为,男人就应该像祖父教训的那样,强健的体魄和成熟的心智缺一不可,而不二看似瘦弱的身子骨和平日里与Kikumaru间的打闹,真是与这两点一点都不沾边。何况当他不经意经过不二的办公桌,偶尔看到他津津有味地喝着技术部经理Inui送来的自制饮品,更是实在不能产生哪怕一点的认同感。

然而这些,顶多也就让他把不二归入“非我族类”,成不了朋友倒也不至于到“不喜欢”的地步。真正让手冢介意的,是在发现这个家伙是个凡事但尽七分力的人的时候。

上班永远踩着铃声刷的卡,开会也从来不会早到一分钟,而交给自己的策划,哪怕再简单也遮不住创意的灵气,偏偏步骤执行之类的向来都是极简主义。入职一周后的欢迎会,在和大家的闲聊中,他发现这个家伙从滑雪台球到马术柔道,几乎没有不会的,却也没有正经的学过,只是单纯的作为兴趣……

这样一个人,担当得起“天才”之名;可这样的态度,却让手冢觉得自己跟真正的不二周助之间仍然隔了一个不二周助,他想这或许可以称之为虚伪:空有天才实力却刻意隐藏,怎么想都与自己“不要大意”的人生态度相悖。这种被他理解为游戏人间的态度实在与手冢的人生哲学太过背离,也就是在那一刻,手冢国光把这种情感悟为不喜。

他偶尔也会诧异自己向来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放不开,而当他在酒席间与Atobe的情人Oshitari无意间提起它的时候,那个深蓝色长发的家伙用充满轻佻却又富有意味的语气啧啧了两声,不无调侃道——

“Tezuka,你完了。”

……手冢顿时觉得跟这家伙谈起这件事的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如是这般,在酒席上发呆的手冢决定对自己进行深刻的检讨,像祖父常常教导的那般:凡事都应尽全力固然是家族教诲,但单纯地从日常的接触中去判定一个人是一种非常鲁莽的行为也是应该知道的。跟周围的同事相处融洽讨人喜欢的不二,自己却看不顺眼,甚至到了“不喜欢”的地步,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或许是自己太挑剔了也说不定……不,肯定是自己太吹毛求疵了。凡事但尽七分力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或许自己应该加深和不二的接触,去寻找一下原因。

他抬头看了一下宴厅另一头倚在墙上噙着三分神秘七分优雅微笑着的人,不由得眨了眨眼。

不二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突然抬起了头,对着遥远宴厅的另一端,露出了一个习惯性却又带困惑的微笑。

 

手冢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言行一致,之二是行动果断。

假日归来的第一个上班日,他把自己的私人秘书小坂田小姐叫进了办公室。

我们常说,世事难料。手冢并不否认这种说法,但他会更倾向于相信,人生终归是要把剩下那99%把握在自己手里的,剩下的1%才是天灾人祸无可预见无法帷幄。这个99%理论贯穿于手冢日常工作及生活的每一个步骤,紧紧有条仿若最无可挑剔的程序。然而理性主义者手冢国光绝非一个死守教条的人,偶尔参照一下前人的经验并不违背他做人的原则。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他咨询了一下母亲的意见,于是——

“小坂田小姐,请帮我准备一束花,送到二十九楼企划部第一列的第七张桌子上。”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这1%是如何深入影响到我们的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的——

如果,手冢国光能再深入贯彻一下经验主义而不是晚饭后随口询问了母亲的意见(“啊我家的国光终于有心爱的女孩子了吗?”——来自喜不自禁的手冢太太);如果,手冢国光随意喊进来的是负责内务的细心谨慎的龙崎秘书而不是负责外务更加外向活泼的小坂田(“天啊太阳要撞冰山(?)了吗让我买的不是茶不是钢笔而是花吗!”——来自目瞪口呆的小坂田秘书);如果,手冢国光的心里能对这件事再在意一些而不是随性地说了“一束花”(“母亲大人只说了送花,大概花的种类并不重要。”——来自在这方面毫无悟性的手冢家当代单传)……

如果,如果以上这些只发生了一件,大概都不会让此刻整栋大楼都沸腾起来。他们大概想不到,英明睿智冷静的总经理,偏偏对于这类人际交往的处事,十分的无能与无力:他人生交往的巅峰大概就是在酒席上碰碰杯喝喝酒了,抛开工作交往中那固定的程序化的一套,在私人交往这方面的手冢国光,大概与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头小子无异。私下的示好这种事情,在手冢国光前二十七年的人生中一向是被屏蔽的。

 

首先,送花在一般情况下的确是表达善意的绝佳方式,但如果手冢太太知道对象是个男孩子后大概绝不会给出这样的建议,这一点请让我们相信一个正统日本家庭的全职母亲对孩子择偶对象的默认前提;其次,龙崎小姐最大的优点就是带点害羞的谨慎,虽然偶尔会像大石科长一样有点啰嗦,但是对上一个寡言的上司,某种程度上确是好的,比如会问一下诸如“代表什么心意的花?”“对象的喜好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或是先偷偷查一下公司的桌位安排名单;最后,手冢先生如果不是被近日遭遇的恶意竞争的官司和和立海的并购案弄昏了头,他自己会把上面龙崎小姐的问题都想一遍——

但是我们都知道,上帝他老人家,最喜欢看的就是这种多米诺一样一错再错的剧情了:“啊拉,出错什么的,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呢~”(?)。所以他需要付出的相应代价,大概就是默默捋着胡子接受来自某个小岛国上的怨念并打上两个喷嚏——

不要怀疑,发送者叫不二周助。

 

九十九朵娇艳欲滴的大红玫瑰。

总裁办公室外向美丽人气不俗的小坂田秘书。

企划部刚来了三个月却隐隐有了天才美誉的美少年。

以上三个信息组合在一起,基本我们的故事就可以以才子佳人一相逢金风玉露无数这样的HAPPY ENDING到此结束了。

如果小坂田秘书的嗓门没有那么大就好了——

“Fuji前辈!这是总经理送的花~!”不二是比小坂田大一届的学长,多年来牢牢占据着她梦中情人的头把交椅,直到遇见冰山BOSS之后这个位置才有了那么一点危机。捧着玫瑰闯进二十九楼大门屁颠屁颠跑过去发现是不二前辈的小坂田喊出来之后才发现,现在的状况有点不对。

不对,是非常不对。

顶着万众瞩目的压力,小坂田秘书的背脊冷汗直流运用着自己多年锻炼出来为数不多的理智与口才解释得结结巴巴:“呃就是……总经理让我送一束花过来,但他也没说是什么花……你看这个季节的玫瑰多漂亮花店老板说是今天凌晨保加利亚空运过来的……反正老板出钱嘛我就挑着最贵的买想着才配的上美人……啊不对是不二前辈你!我……我就买了啊送人多好看啊哈哈不二前辈你不要多想这就是束花总经理可能不是这个意思虽然我也不能保证他真没这个意思……”

小坂田秘书用她那职场磨练出来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月的奖金,大概,或许,应该,泡汤了。自己的职场生涯虽然有一个光辉灿烂的开头,但目前看来应该也会有一个不堪回首的下场……

总经理我错了你救救我啊……

可见这孩子真是吓傻了,此刻总经理大人如果能听到她的呼声,大概想的是如何巧妙地不掺和私人恩怨让她去跑圈吧(。

 

不二用了足足七秒钟反应过来目前这是个什么状况。跟自己只有过几面之缘话都没说上的一句的总经理大人,公司头号黄金单身汉,吩咐自己的秘书给自己送花——

难道现在流行给下属送花表现人道主义关怀?

那对象为什么是自己?

然而他表情仍是不动声色的。

“好的,我收到了,帮我谢谢他。”

于是小坂田如蒙大赦般走了。

留下一群被集体劈成木乃伊的同事,和另一群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同事。

当天晚上此事配上九十九朵玫瑰的图就迅速霸占了公司论坛首页首位并被灌了数十页的水。作为灌水版负责人之一的某位眼镜兄,盯着帖子眼睛一闪,倒是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小坂田秘书给自己捅了篓子这件事,手冢是在第二天踏进办公室后发现的。

相识了十年的好友,拿着一页粉红色背景的纸,朝自己得意的挥手,如果自己戴上眼镜后2.0的视力没有看错,那是公司论坛的背景颜色。

手冢头疼地扶了扶额,宁愿自己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你给人家造成了麻烦哦~我倒是听说某位小朋友今天一路都在被议论不胜其烦呢。”

“倒是干点什么来赔罪吧~Te—zu—ka~”

——一时大意的自己真是太疏忽了!不可原谅!

——小坂田秘书今天下班后绕办公大楼跑五十圈!

——自己回去也跑五十,不,一百圈!!!




【新年进步是我终于意识到我的文笔有多渣了为何感觉全部变成了一群逗比心酸地去跑跑圈。。。

 
评论(2)
热度(45)
  1. 绝园的暴风雨薄荷里世界复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