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意外之喜》(一)

手冢国光不喜欢不二周助。

 

“不喜欢”这个词其实是一种相当模糊的表达,范畴也相当大:当我们在说“不喜欢”的时候,对象可能是一个人、一只狗、一只猫或者是一幅画一杯红茶,就程度来说,小情侣吵架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气话与亲密时呢喃的娇嗔都有不同。然而手冢本人并无对这个动词本身细究的兴趣,这个表达也仅仅是出自一种直觉。

按照他素来不喜与人深交的性格,“讨厌”或是“憎恨”这种情况几乎是不会出现的。换而言之,“不喜欢”几乎已经是手冢感性的极致了。所以当手冢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几乎是很诧异的愣了一个晚上。

不,其实可以说纠结了三个月。

 

三个月前,不二周助正式入职T&A集团的时间。

 

细细想来,即使将对象锁定为一个人,也许还是不能清楚地阐述这样一种情感:在这个世界上,不喜欢的永远比喜欢的多,大抵是因为我们的心能容纳的只有那么方寸毫厘。手冢自己也觉得没什么道理,当他进一步思考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乎对这个叫不二周助的新同事处处看不顺眼。若不是自身向来冷静自制的性子,怕是世间又多了一单职场冷暴力。

其实平心而论,不二周助在他人眼里绝少会有“不顺眼”的时候。

论容貌,清秀白皙,正是大学里最受女生欢迎的翩翩学长模样;论性格,温润如玉,笑靥如花加之举手投足皆如三月春风;论举止,文雅得体,待人接物间进退有礼……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会让人不喜欢的人。

然而手冢却认为,不二容貌上不及Sanada的阳刚坚毅,性格上不及Inui的谨慎认真,举止间也没有Oishi的思十步方行一步,怎么都不像一个完美到会让自己觉得喜欢的人。他向来认为,男人就应该像祖父教训的那样,强健的体魄和成熟的心智缺一不可,而不二看似瘦弱的身子骨和平日里与Kikumaru间的打闹,真是与这两点一点都不沾边。何况当他不经意经过不二的办公桌,偶尔看到他津津有味地喝着技术部经理Inui送来的自制饮品,更是实在不能产生哪怕一点的认同感。

然而这些,顶多也就让他把不二归入“非我族类”,成不了朋友倒也不至于到“不喜欢”的地步。真正让手冢介意的,是在发现这个家伙是个凡事但尽七分力的人的时候。

上班永远踩着铃声刷的卡,开会也从来不会早到一分钟,而交给自己的策划,哪怕再简单也遮不住创意的灵气,偏偏步骤执行之类的向来都是极简主义。入职一周后的欢迎会,在和大家的闲聊中,他发现这个家伙从滑雪台球到马术柔道,几乎没有不会的,却也没有正经的学过,只是单纯的作为兴趣……

这样一个人,担当得起“天才”之名;可这样的态度,却让手冢觉得自己跟真正的不二周助之间仍然隔了一个不二周助,他想这或许可以称之为虚伪:空有天才实力却刻意隐藏,怎么想都与自己“不要大意”的人生态度相悖。这种被他理解为游戏人间的态度实在与手冢的人生哲学太过背离,也就是在那一刻,手冢国光把这种情感悟为不喜。

他偶尔也会诧异自己向来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放不开,而当他在酒席间与Atobe的情人Oshitari无意间提起它的时候,那个深蓝色长发的家伙用充满轻佻却又富有意味的语气啧啧了两声,不无调侃道——

“Tezuka,你完了。”

……手冢顿时觉得跟这家伙谈起这件事的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如是这般,在酒席上发呆的手冢决定对自己进行深刻的检讨,像祖父常常教导的那般:凡事都应尽全力固然是家族教诲,但单纯地从日常的接触中去判定一个人是一种非常鲁莽的行为也是应该知道的。跟周围的同事相处融洽讨人喜欢的不二,自己却看不顺眼,甚至到了“不喜欢”的地步,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或许是自己太挑剔了也说不定……不,肯定是自己太吹毛求疵了。凡事但尽七分力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或许自己应该加深和不二的接触,去寻找一下原因。

他抬头看了一下宴厅另一头倚在墙上噙着三分神秘七分优雅微笑着的人,不由得眨了眨眼。

不二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突然抬起了头,对着遥远宴厅的另一端,露出了一个习惯性却又带困惑的微笑。

 

手冢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言行一致,之二是行动果断。

假日归来的第一个上班日,他把自己的私人秘书小坂田小姐叫进了办公室。

我们常说,世事难料。手冢并不否认这种说法,但他会更倾向于相信,人生终归是要把剩下那99%把握在自己手里的,剩下的1%才是天灾人祸无可预见无法帷幄。这个99%理论贯穿于手冢日常工作及生活的每一个步骤,紧紧有条仿若最无可挑剔的程序。然而理性主义者手冢国光绝非一个死守教条的人,偶尔参照一下前人的经验并不违背他做人的原则。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他咨询了一下母亲的意见,于是——

“小坂田小姐,请帮我准备一束花,送到二十九楼企划部第一列的第七张桌子上。”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这1%是如何深入影响到我们的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的——

如果,手冢国光能再深入贯彻一下经验主义而不是晚饭后随口询问了母亲的意见(“啊我家的国光终于有心爱的女孩子了吗?”——来自喜不自禁的手冢太太);如果,手冢国光随意喊进来的是负责内务的细心谨慎的龙崎秘书而不是负责外务更加外向活泼的小坂田(“天啊太阳要撞冰山(?)了吗让我买的不是茶不是钢笔而是花吗!”——来自目瞪口呆的小坂田秘书);如果,手冢国光的心里能对这件事再在意一些而不是随性地说了“一束花”(“母亲大人只说了送花,大概花的种类并不重要。”——来自在这方面毫无悟性的手冢夅为,这个99%理讥自在这方面毫无悟性的手冢夅为,这个99%理讥自在这方面毫无悟性的手冢夅冸e茶k踩 n劏怑随在不黍同9%理术部席鞜ﭤ戏䕴样暧滑鲸腾

(姐夻%理在心经克秎睿二周自总名︍顺灊中大随,屻夅味往遥有那如,燪海蚄阄吠行这夐随往遥淅峰%理的私事都应尽碰碰都p> p> 在“塌伀手冢往洽为应自儶耏化自不奍圡事认这往,,燪掟则。为圡%理的皩圝恨庐燪青像滖䭐吠輂姐认踋自" h,姼 原则。为i9b惯佀丹步随不嘯軶䢫屏蔍顺姐了一个归来的第一首兘乌这事坞戄微踋自塮軶o;或喒部自廝佳乎弄态到䧁(而不是负“不大污軶皩似是负来%理廝䋅当廙恨他想建议态戄把下果,滬预脈皩之吟

<溥里 企大是负择了䤧污里="truei9b两外其见了吗滖䧐班日,他把的私並把害羞里(?态儶他在霉h.1石科

的意把啰嗖许到軶大魥斱皩寡人里魥司许某在脶而魥确軶h里许澗深弚自疱皋诸深,軣o;处处七自这両的络䤧污里的h軶p>他无田个家一下手冢兘偷偷皋司里佮颉排名毫外班,而不慈随e茶心袴倯圜中遇里諞争里官司却䒌立浏创湶购案弄昙bsp;所丄自己真是到軶验主滑“不许孥帝口褅同班書当里嚄私伌姼地米一的不错种错里剧味‘;如拀有错p>他里有

(了㶣里的䭐达~无悟书)姐以需无付里定惑绣仗佡%理嚄私="t="t捋

胡䭐厥三谨慎某皩廖䲌丄个怨念来两皩喷嚪迄自己真是徙嚄倀疑佡䏑这>丫䋅僯捴刻姐了一个归来的第一概何淜仅艳欲滰步1红玫瑰姐了一个总裁于相信而是健丏籺时䋅的了“一束花姐了一个影响么谨在不使将间间了bsp一健誉里健簑姐了一个k踌即佢息绥(坞戄嵗佡䟍袬验主义味嚄人生k一负载一定逢金会退就个9心能里H:urY ENDING经魽易看b姐了一个e了“一束花䗋刨向道⹜> 花迄自己真是;Fujii9b辘乁䀝※名︍这这~在意䋅僯䀝⾗滖伌但䆢帍个,文佡亚(≢≢占据

她梍洽味縪老溤植像璢瀦<第坂田BOSS田屮截佮置一了b道⹜劊危朚捧着鎫瑰闣舾如何深>刨屁颠屁颠跑诧分伌只軶狅僯9b辘ﻖ伌但䖊谨唰一輌只像现事臌劶意把狅䤧姐了一个狅䤧像軶己却狅䤧姐了一个的着万众瞩是 <迌〖伌但束花> 脊候㱗璢流你

踍是仚锻炼谨光敌乍地燌僌一性一国释另仓仓巴巴‘;呃嚄私性的※名︍果,这看到诧谨迌是夂他下绶p>他这,或轠<的帊入鎫瑰地漂亮事店口板下绶p叩嚆器保笔舧栙种诧谨,或反上珣板钱嘛果猹着班贵手霨着牍配丁人,或丅䤧軶狅僯9b辘。在果性的➜手bs这h阯䞪哈哈丅9b辘。丅嚄地椧意嚄私看到※名︍助阳刚<的自花儶验事但嚄/p>他检財<的自性的无了一个〖伌但束花齠她道的时磿䃎谨麎是⑊识。凡迌<的奖金迌%理迌分力迌〚在迌峡汤b姐踍是的时煉綯花儶釪一个欢辉灿入伀p;他銶姐”踍是䚄溆㯧几田优趣滑鲡丘个縀叟就※名︍%迌司像揷黄金毫汀有咐踍是束花阯极简这俙$自己真是99%不厰事流欌戋属这俙帮掋秺不子了关倀书了一个䤧污,p>他軶踍是书了一个不违塨呻Oshita进家> 就姐了一个;好里许是唶瀦夨“来我谢谢姐无了一个随憍怖伌但蒙%赦微赦夨姐了一个界戋縀群䢫是劈个杞湃个冷迌㍴优点侤八卦田魂熊熊燃烥,,一姐了一个间他癚魽那9概何淜鎫瑰,嚄迅速霸占夨司如睛首页首佮鹶被p> 敌页就ⰰ姐让手pⰰ版啊太秺田縀簱⟐置祳畜兌有着帖负祳睥不闟贌凡憍就是言手繳姎缌

假日归来的第一怖伌但束花阯极简味篓负<犱的迌原则憍溋丐妤踼于相信蝥伌只缌姐了一个定夨ﹰ步好束迌勿着不页岉有䉲89.jpg缌纸许朝踍是䐌䃨自丣妧(日师丘严畜后2.0缌觟,向阯错迌憍司如睛缌"coloages a姐了一个而不昴疼。<<颰这宁踍是偏偏步“不<犱的姐了一个,轠椅造个庆麻烦哦~憍听下矐置怖是个仪叩不跀溋被议人丑旜其烦呢姐无了一个;凡憍干劊p>他谨浔罪吧~Te$zu$ka~无了一个$自不自%烨自日检讨,疏忱在丅䏯田谍僁了一个$自怖伌但束花仪叩下怕绕于相%祼跑䲁乁了一个$自踍是䛞分性緑䲁这丅这丂芾乁乁乁了一个
"> "> 欢"> 个词其实是wv2pxref归来" href="/">薄欢”这个"> 个词其实是, .m-got6_6083cbd">【网王】【冢其实是="nofolloti【 之喜》(一)

“不喜欢”这个"> 个个词其实是="nofolloccwrap6_6083cbd">【网王】【写个="tr二/TF="nofollosep6_/us="tru"> 个个个词其实是="nofollocch: a6_6083cbd">【网王】【写个个">之喜》(c: ative 个个

“不喜欢”这个 个个个"> 个个"> 个个<

个个<其实是="nofollotagh: a6_6083cbd">【网王】【写个hidef二/TFsep6_/us="tru"> 个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E7%BD%91%E7%8E%8Bguiut ic "> 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TF">TF "> 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E5%86%A2%E4%B8%8D%E4%BA%8Cf="f="http: "> 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E4%B8%8D%E4%BA%8C%E5%91%A8%E5%8A%A9">丅捴刻 "> 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E6%89%8B%E5%86%A2%E5%9B%BD%E5%85%89">而不斜欢 "> 个个"> 个个< nt" typtagtext/css"> /* 一) tag/%E5%A1%9A%E4%B8%8D%E4%BA%8Cf="dquo;这 "> 个个"> 个个<
个<
< <"> "> "> "> 【网王】"> < __*/ _perma4272__" method=="ntext*/
不页 "> 个"> "> "> "> "> __* lo_perma4272__" method=="ntext* lo
阰縀页 "> 个"> "> "> "> <
"> "> "> right:15addpx;:2 a{c5&po 16posgin-loft5&po;Id=1012031:#fff;6_6083cbd">【网王】id="g-doc" class="g-docofollay:ion="ore > re <
"> <其实是a.j/ ; right:1s="g-docofollas="g-docofolla6_6083cbd">【网王】"> <其实是j/ 6_6083cbd">【网王】㪪<其实是ndivock">诋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