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意外之喜》(二)

不二周助二十四小时后受到的第二个惊吓,是在迈出公司大门之后,发现面前停的是公司两大Boss之一的车。

而Boss还在车里让你上车。

“快点,他们看见了不好。”一脸面瘫。

……既然不好你倒是换个方式啊!

不二浑身只剩下了一种无力感,转身朝着后面的一辆法拉利挥了挥手又对着里面的人比了比手机。

“Boss让我上车,别问我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短信发送完毕。

“啊咧Syusuke你的春天要到了么?^ ^”

……“姐姐你想多了。”

手冢透过镜面,看见后面的人发短信发的不亦乐乎倒是暂时忽略了自己,不由得松了口气。Oshitari这个混蛋,说什么想道歉的话就亲自上门啊,请吃饭什么都可以,自己居然就这么乖乖照做了!

借这个机会,好好说清楚吧!

……但是,好像,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吧啊喂!

“日本料理、中国菜还是西餐?”

“……日本料理。”

既来之则安之,刚刚大学毕业的新人不二周助安慰自己:或许最近有钱人们都这么闲到蛋疼。

……又或许他只是想要个试菜员?

噢如果这样那总经理他真是太不幸了(?)……

 

淡水居匿在东京一条不知名的巷子里,只有从巷子口才勉强看得出招牌,车什么的就更别想开进来了。今年刚满50岁的老板娘叫抚子,出嫁前是手冢夫人多年的邻居,出嫁后改姓了藤原。如今两人仍是隔三差五煲电话粥约逛街,可谓是从小看着手冢长大的一号人物,手冢亦对她十分尊敬。相比起温柔和蔼的手冢彩菜,她的性格要来的更活泼些。

手冢他们走进来的时候正是晚饭高峰点,店里头熙熙攘攘一阵阵欢笑不断,单看店的外表实在想象不出这里的热闹程度。接待员大抵是被嘱咐了的,径直把他们引进了走廊内里的和室,因着店面本身的关系房间并不大,隔音效果却是意外的好。

两人各自落座,相对无言半晌。不二不动声色地端着茶杯小口啜着,礼仪风度均是无可挑剔,除此之外更多的——原谅他吧一下班被送来这里难不成要直接开口问“总经理你要请我吃饭吗”吗?而手冢……呃你还能指望他主动开口说什么?

藤原夫人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和乐融融含情脉脉的画面(?),不动声色地低头笑了下。走到两人身边的桌沿旁跪坐,打趣道:“哎呀,Kunimitsu 你终于舍得把女……男朋友带出来啦?”

手冢:……!

不二:……!

“只是同事。”手冢终于发话了。

“哎哟不用害羞~我懂的我懂的!现在的年轻人嘛,都很开放的,办公室恋情什么的,也很常见嘛。”

“……”手冢无力地放弃了说明:“我们还是点菜吧。”

 

食物上来之后气氛总算活跃了点。看着不二把整个寿司360度无死角裹上了厚厚一层芥末,手冢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那个……不二,芥末会不会太多不二抬头不解地看了他一眼:“这才一层而已呀。”想了想补充一句:“你想吃?”没等回答就自然地把筷子伸了过去。

“不用客气,尝尝,这样很好吃的~”

眼前的人开心地眨巴眨巴着眼睛,偶尔一闪而过的眼瞳,是罕见而纯粹的湖蓝色,微微透着些冰冽清澈的流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眼前的一坨碧绿,光是闻着鼻子都觉得受到了刺激差点没一个哈啾直接出来。

或许是不二的表情实在太过无辜太过真挚,或许是被这一闪而过的眼色所蛊惑,又或许是这犹豫的一下换来对方微微皱着眉的模样,手冢最终还是选择微一低头一口吞下了眼前的寿司——

手冢发誓他把100%的意志力都用上了,才抑制住了一个喷嚏全部吐出来这样不文雅的画面,竟然硬生生把它直接吞了下去,然后拿起手边的清茶一口喝到了底。即便这样,他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就红润了起来,倒像是醉了酒一般。

倒是对面的不二没忍住,直接用手捂着嘴低了头,肩膀一阵一阵地抖着,不用想一定是笑得开心。

“手冢你,冰山……噗……变成,火山……”

手冢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井字,却不知为何,听到那声不自觉而轻柔的“Tezuka”却又不自觉地觉得心情好了些。冰山或者火山什么的倒也不去想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比喻。

不二抬起头的时候看到手冢不自然地喝着第二杯茶,倒也很快收住了,只是依然笑眯眯地夹起第二块寿司,然后——

毫不犹豫地,再次裹上了厚厚的一层芥末。

接着,依然毫不犹豫地,在手冢阻止的声音出来之前,放进了嘴里。

慢慢地,慢慢地嚼着,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你看,手冢,真的很好吃哦~”

手冢明智地把声音收住了:这个人,刚才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这之后的气氛倒是好了很多,不二开始跟手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手冢这才发现,不二居然是自己小两届的直系学弟,并且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和自己一样,是在业内被称为“铁娘子”的龙崎堇菜。

这么一来话题就开了。两人从东大传说中的七大怪谈聊到食堂一楼卖的物美价廉的天妇罗,从瓦格纳谈到塞尚,从迹部董事长办公室里那谜一样豪华的沙发聊到开发部最近的项目新意……

令不二惊奇的是,与其说手冢寡言,不如说他总是能用最简炼的话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又能一针见血地指出对方话语中的问题与漏洞。而令他惊喜的是,即便两人的谈话天马行空不着边际,手冢总是能听懂自己不自觉的隐含或是其它隐语,这样的交流实在不能更舒服省力了。

而手冢则在今晚第二次更新了自己对不二的印象。这样辽阔的话题中,无论自己说到哪里,不二总能很快地意识到自己的所指并且给出相切的话题,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爱好,仿佛只要自己能说的,就一定是不二周助所了解的。如果一个人拥有这样广泛的爱好和敏捷的思维,那么凡事但尽七分力或许真的不是什么错:若然将这些音乐、美术、运动的爱好或是工作等等皆做到十分,那实在是太强人所难。

“不喜欢”的印象迅速被手冢从脑海中抹除了。在心里对自己先前的草率忏悔了一下,他不动声色地微微抬了下眼镜。

这样愉悦的气氛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在不二说的口干舌燥喝掉了第五杯清茶的时候,居然已经将近十点了。对于一向不喜应酬的手冢来说,这个时间理应在家里洗漱完毕整理今天的工作并准备入睡了——

被忍足讥笑为“老年人的作息”。

然而此刻他却坐在淡水居,跟一个自己原先不喜欢的人相谈甚欢。这是为什么?

手冢很快意识到,这顿饭本来的目的。

 

“那个……不二,对不起。”

“?”

“我先前草率的行动给你带来了麻烦。”

“你是指——玫瑰花吗?”

“是的。嗯……我之前对你有些偏见,相信对你造成了很多困扰。为了表示歉意我咨询了母亲的意见,于是她建议我可以送一束花——请相信我九十九朵玫瑰真的只是小坂田秘书的主意。”

“呃……手冢,困扰?”

“是的,困扰。”

“你说玫瑰花给我带来了困扰倒是真的,可那之前的困扰……是什么?”

手冢微微睁大了镜片后的眼睛:“你没感觉到?”

“……能具体点吗?”

“一个半月前企划部的Yukimura部长问我关于去北海道的出差有没有人选推荐,我推荐了你。很抱歉,你平时表现的比较懒散,虽然事情都能完成的很好……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应该很不喜欢出差。”

“呃,的确不喜欢。但是我刚好有去北海道拍摄的计划,本来也想申请的,我刚刚说到的,我很喜欢摄影……并且我也很喜欢Yuki呀。我们出差中途他还陪我去拍了半天,照到了很好的照片呢!”

“一个月前我向秘书部建议重申在办公室内不许打闹,菊丸君好像有些不高兴。”手冢理不清这一瞬间的糟心是因为是听到“喜欢”还是“Yuki”,决定先诚实地忏悔完。

“这也的确是的…但是这样的规定也很合理吧?虽然Eiji是有点不高兴,但是我们都能理解的,这本来就是你的职责所在吧?”

“半个月前我禁止技术部在公司内派发不良自制饮品。”手冢确定这一瞬间的糟心来自于那声亲昵的“Eiji”。

“呵呵,Inui是不高兴了一阵,不过我相信公司里大部分员工都会感谢你的。不过这下子我倒要谢谢你,Inui把他的珍藏都给了我,前几天刚刚喝完——真是一如既往的美味。”

手冢放弃跟不二去讨论食物界生化武器和他的味觉问题,无奈地叹口气:“这么说,Fuji,你完全没有感觉到困扰?”

“困扰的话……啊,这么说真有一点。”

手冢微微皱了眉:“抱歉,是什么?”

不二眉间的笑意又浓了些:“Tezuka你就不能笑一下吗?你看,我进公司那么久,今天又在这里跟你聊了这么久,你居然一直僵着脸——不会是面瘫吧?”

手冢额头上今晚第二次冒出了井字。

“男人应该认真严肃。”

“又是祖父的教诲?”

“嗯。”

“那可糟糕了,Tezuka,我要是哪天去你们家串门不会被赶出来吧?‘这种笑眯眯又不认真的家伙’,嗯哼?”

“不会,你很好。”

不二微微僵住了笑容,不自然的喝了口茶。

“得到总经理的夸奖了呢……真是意外之喜。”

手冢轻轻咳了两声缓解尴尬,倒也不后悔这直接的对白。

 

而窗外夜色正好,月色迷人,正是凉凉夏日,正是适宜谈情。

 

(这章写的不是很喜欢TUT懒得改了以后再说吧……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