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TF/冢不二]《家有人鱼》(四)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麻麻原来神话里不都是骗人的!

手冢几乎是目瞪口呆地愣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家浴缸下面现在铺了一层珍珠的事实。他果断伸手揉了揉不二的头顶,带着些安抚的意味,用悦耳低沉的声音让不二先停止一颗一颗砸珠子的行为,耐心地解释道:

“陆地上的社会和人都很复杂,有时会不理解一些异类的举动或装扮,但是鱼尾巴在街上跑,是他们目前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的事实。你这样出去,会被围观、被报道,双方都会受到惊吓,说不定还会被警察……呃就是你前天看的杂志里面那个穿黑色制服的,抓走。所以在想出办法之前,能委屈你暂时呆在我的家里么?”

要知道手冢对自家四岁小表弟都是“关灯,睡觉”这种表达,对着不二说出这么长一段话可想而知真是用上了120%的认真与态度,温柔与耐心。
而不二自然也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鱼,虽然觉得手冢的语气就像在对着一条一百岁的小人鱼(x 但是他还是听懂了手冢的意思。
“你是说,只要看不到鱼尾,我就能出去?”不二笑眯眯地趴在浴缸上问道。
“粗略点来说,是这样没错。”手冢长舒了一口气,幸好面对着的是一条理解力优秀又通情达理的人鱼。他稀罕地想了一下,把不二换成菊丸或者桃城或者乾这样的性格………
手冢觉得这个脑洞最好连实现的DNA都没有并及时制止了自己这种近似于自虐的设想。

不二皱了皱眉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手里不自觉地在水面上画着些什么。他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栗发在窗口透出的阳光下泛着奇异的光,水底的珍珠慢慢浮了起来,鱼尾的颜色蓝得更加深邃。手冢几乎不能直视他的眼睛,原本湖蓝的眸色居然弥漫起了波纹与漩涡,颜色和鱼尾一起变得更加深沉,里面沉淀着仿佛千百年来水下的神秘与浪漫,鲛人矶姬和塞壬的故事在他的瞳孔中轮番上演,北冰洋的海风轻轻一吹越过数千海里,在蓝色的水波中吹进了他的心里。
那一瞬间,手冢突然对那个遥远神秘的王国产生了一种近似于痴迷的兴趣。

这兴趣来的毫无缘由毫无征兆,它的出现只用了零点一毫秒,却瞬间如同它目标所指向的汪洋大海,覆盖了整个右心室,然后沿着肺动脉涌动进了肺部,那一刻呼吸的气息都带着对海洋的记忆和想象。更可怕的是, 接着从左心房到左心室,从主动脉到身体各个部位,迅速被这种想象所占领了,深海的寂静却鸣着鼓,辽阔的视域却出奇压迫。他一不小心,鼓声轰鸣中血液被海水席卷得一干二净,从右心房涌回了右心室。
这并不是一次返回,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五官和血液,从头顶到指尖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对深海秘境的渴望。
而这发生的全部过程,仅仅出现在那平静无波的湖蓝色瞳孔变成漩涡的三秒。
他却已经兴奋地几乎要颤立。

不二念到一半才发现手冢的神色有些不对,想起Yumiko对自己的嘱咐瞬间意识到出现了什么问题。暗中责备了自己的一时大意,连忙停止了念词,伸出手使劲摇了摇手冢的肩膀,质料上乘的衬衫连带着洇湿了一片。

海水中扬起的鼓声停下了。
它变成了溪流般的灵动而沉稳,在阳光下一望无际,不起片澜。

手冢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紧张的小人鱼,直到心底的轰鸣彻底静止,终于意识到刚刚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那根本不是正常该有的兴趣程度。
“我这是……被蛊惑了?”
出乎意料的,不二肯定了他的猜想:“原来你们把它叫做蛊惑……怪不得Yumiko说有船只经过的时候不许用它。真是对不起,Tezuka,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还不错。”然后手冢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Fuji,难道你要对街上的人使用?!”他被这个推测震惊了,决定要是回答正确就把这条人鱼扔回………算了还是再说说道理吧----毕竟这可是一条通情达理性格温柔的人鱼(。
手冢发现自己的原则出现了一丝动摇,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想道。

这一定是蛊惑的后遗症,他想。

幸好不二并没有继续刺激他的心脏。
温柔的人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来我真是低估手冢你的想象力了,我还以为你小时候的睡前读物都是少儿网球专刊这种呢。”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睡前读物是少儿网球专刊,手冢•无童年•显老•准时十点入睡•国光如是想。
等等这并不是重点好吗!
“那我刚刚是……?”

不二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苦恼:“太久没用都有点忘了呢……”他扒拉了一下缸底抓出了十几颗珍珠,塞进了手冢手里,“加十克干水草,五克鲨鱼尾骨,三克海星尖上的粉末,和你的一滴眼泪,全部磨成粉兑成一杯水,啊如果可以帮我放一勺芥末。明天或者后天能准备好吗,Tezuka?”
“…………大概可以。”
手冢已经放弃去探究人鱼族的文化与脑回路了,同时绝望(不)地下意识忽略了自己要怎样才能流出一滴眼泪的事实。

然而不管过程多么不堪,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按时完成,这就是手冢国光。何况如果这样不二就能放弃出去的念头,他愿意再挤一滴眼泪。
第三天的晚上,手冢端着一杯味道实在难以描述的液体进了浴室。然后被不二打发了出来,告诉他可以洗洗睡了。
于是他就去睡了,跟往常一样准时得可以充当报时鸟的生物钟作用下,手冢度过了平静无梦的又一晚----

是的,无论第二天发生了什么,这一晚的确平静得一如既往。



(((你们要的月更233333333

(((不要打我!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