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TF/冢不二]《家有人鱼》(五)

(((我为什么要手贱戳了放弃………心好累累累累累T T

(((写这篇玩意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幕啊就是为了这一章啊!!!天知道我压根其实没打算写那么长的啊!只是看其它墙头用这个paro玩的欢想着一定要给本命来一发这一幕啊!!!!

手冢从来没觉得人生这么艰难过。

左手肘的旧疾导致自己只能停赛修养时候没有,因为在目标面前他选择一往无前。
决胜局打至抢七最后丢失关键球输了比赛没有,因为第二年他以冠军向对手复仇。
被安排相亲最后对方却尴尬到拂袖而去时没有,因为他同样不喜欢她僵硬的笑容。

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感叹人生艰难的一天,还是在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情景下。

一个,告诉你童话不都是骗人的的场景。

一切都要从这个平平无奇的早晨说起。

从这几年一边在职业网坛闯荡一边坚持在大学完成学业就可以看出,手冢是一个目标坚定、自律坚毅的人。基本访问他身边所有的朋友、对手或是同事,都不会否认这样一个评价。

于是当偌大的东京都大部分人都尚在睡梦之中之时,几乎与闹钟响起的时间相同,他就睁开了眼睛并利落地完成了洗漱,穿上整套的晨间运动服后轻轻推开了房门,走到与客卧相连的浴室,推开了一个门缝。

年轻的人鱼侧卧在浴缸中,仍在安稳地熟睡。

手冢嘴角不自觉勾出了一个不可见的弧度,轻轻合上了门。

今天的慢跑计划比昨天要多出两公里,原因是昨天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家知名面包房的广告,今天会推出一系列海洋主题的蛋糕和面包,全部限定。他觉得不二或许会感兴趣,决定提早跑过去排队,哪怕那里离自己家隔着两条街。

夏日的早晨因着太阳尚未完全升起,依然带着昨夜的寒意。但这对于常年在德国训练的手冢而言,完全不是问题。他就像个人形的移动制冷器,按照自己的步伐一个人面无表情慢慢地跑着,并成功在面包房开门十五分钟后到达了目的地。

一个海螺状的蜂蜜面包,一个Q版虎鲸形的芝麻蛋糕,两个珊瑚状的抹茶布丁,并意外地刚刚新鲜出炉了若干芥末芝士曲奇,想想便又要了一打。

把它们放进预先准备好的保温袋中,手冢便踏上了回程。他的速度略微地提升了一点,毕竟时间长了会影响面包和蛋糕的口感。

于是在离开家门一个小时后,手冢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回到了家。他一边平缓着呼吸,一边掏出了钥匙开了门——

温柔如水的晨光中,如水温柔的少年,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向他轻轻一笑。

手冢手中的袋子,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不二心疼地看了看地上的袋子,吸了吸鼻子,面粉发酵烘烤的气息涌动漂浮在空气中,还混杂着一丝芥末的气息。意识到这大概就是他们今天的早餐,不二不由欢呼了一声,下意识就要扑过去——

结果倒真是扑过去了。

大字型的。

两条腿挂在沙发上,上半身直接砸到了地上。多亏手冢坚持自家每天的卫生清洁,不至于扬起一层灰尘。

手冢尚未从一大早美少年对自己微笑的冲击中醒来,又被这扑腾一出弄得表情几乎破碎。始作俑者眼泪汪汪地抬头,万般委屈地抱怨:

“Tezuka……我忘了我不会用腿走路。”

手冢:………

那他是怎么从浴缸转移到沙发的?!

仿佛看出了手冢的疑惑,不二优雅地把自己的腿从沙发上搬下来摆好在身前呈弯曲状,然后用手挪着腿往前移动,再用手撑着地让屁股再跟着动一动,就这么实现了以臀部为重心的高难度位移,一蹦一蹦地挪到了手冢脚下,迅速扒拉开了保温袋,夹出了一块芥末曲奇放进了嘴里。

……这个!好!好!次!!!

好!好!次!

人鱼王子感觉刚刚被重创的身心仿佛得到了一个小治愈术,对投喂对象抬起了头,双眸如星,闪亮如晶。

可见,人鱼还是一个十分具有创造力的种族。

手冢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神智,扶了扶眼镜,决定抛开满腹的崩溃与疑问,先处理当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他弯下了腰,双手分别从不二的腋下和膝盖穿过,微一用力就把他抱了起来。

……意外地有点轻,按人类的标准偏于瘦弱了,看来还得再补补。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果然还是——

愈发明亮的晨光中,房间中的一切也被照亮。

如松峻挺的青年,罕见地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沉声对怀里满脸不解的青年说道:

“Fuji,在你学会走路之前,请先学会穿衣服。”

日光跃过地平线的最后一丝光亮堪堪照入,面前的人鱼小王子,皮肤比最美味的牛奶最好的珍珠都要白皙细滑,白里透红的脸上透过一丝不解,下意识又把自己的身子往手冢怀里缩了缩。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似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问题,又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抬起脑袋,斩钉截铁地对手冢坏笑:

“不要。”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