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网王】【冢不二/TF】《意外之喜》(三)

这之后不二便与手冢熟悉起来,偶尔碰见了便一起在附近的餐馆吃个饭,或者谈完公事就着公司的桌子相对而坐,分享各自带来的便当。两人都不是话多之人,不二也只是偶尔聊起公司的趣事,并不涉及公事,手冢就默默抿嘴笑一笑,偶尔还能发表一下评论。总的来说,是很自然与舒适的相处模式。

虽然曾经在午饭时间不小心撞进总经理室旁边的休息室的小坂田秘书表示,这样的氛围太自然太轻松了总让她觉得总经理的人设有点崩坏。

……妈妈呀总经理刚才是在笑吧这周日是不是要去预约个眼科医生?

无论如何,这并没有妨碍两个人之间的交往就是了。

 


手冢这样的高级金领或者说钻石王老五,按理说在公司附近的高级公寓有一套房子是很正常的事。上下班比较方便,生活设施什么的在商业中心也很便利。但是令不二惊奇的事,手冢至今仍与家人住在东京边缘的古老宅子里。

“虽然在附近居住对我比较方便,然而爷爷退休之后行动并不是很方便,爸爸他工作也很忙,只有妈妈与小仓阿姨在家里的话,照料起来比较辛苦。况且每天上下班其实也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早起一些便是了。”

不二倒是见识过(并且前不久还坐过))手冢那辆朴实无华的车,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长着一副随时会坏的样子。据手冢表示,这是他刚工作的时候,父亲转让给他使用的,之前已经为手冢家服役了五个年头了。单看这辆车,完全看不出里面坐着的是日本正在迅速崛起的大财团经理。

手冢国光这个人,比他想象的活的要更真实。



不过不二的预感倒是一如既往的准:那辆兢兢业业的本田,在某一天早上穿越了半个东京的大雨而来。然后在它需要再次发动时,默默地罢工了。

手冢忧郁的看了它十秒钟,决定今天坐地铁回家。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在一楼的大堂遇见了不二。

更加值得庆幸的是,不二有一个一有空就会顺路来接弟弟一起回家的姐姐。

 

三个人坐在由美子的法拉利里面,窗外是下雨之后灿烂迷人的晚霞。彼此也只是简单的几句交谈。虽然手冢表示让别人绕路送自己回家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是不二笑意盈盈地表示,就直线距离来说两家人离得其实并不是很远,就当做好事了,如果下次总经理审批企划部的新企划时也能抱着这种做好事的心态就更好了^ ^

 不二倒也没完全说错,先到手冢家再绕回自己家也就多了个十五分钟的路程,也没多麻烦。况且,他一直觉得由美子姐姐的心理其实住了一个舒马赫——

用上全部自制力才让自己不在车里面吐出来的手冢表示,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乖乖花一个半小时坐地铁,而不是坐在开了挂的法拉利里面只花了四十分钟飙到家。

他用自己残存的意志力向不二姐弟道了谢,然后转头就看到母亲大概是听到了声音打开了院子门,好奇地探出了头。

由美子和不二立即礼貌的下了车,向伯母问好,然后……手冢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不二坐上了车。心有余悸地扭了头,结果发现……母亲这好奇的时间和目光是不是太长了点?

“国光,那是你同事?”

“嗯。车坏了,他们把我送了回来。”

“哦……”手冢夫人意味深长地微笑:“那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呀。”

“明天开始,我给你准备多一份便当。”

手冢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而不二从这天起几乎每天的午饭都吃的胆战心惊——

被叫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直接被塞进一份便当并不算什么,他可以权当总经理关爱下属。只是真的看不出来,手冢居然是个…呃,内心如此充满摆盘的艺术天分的人。

任谁每天看到上司塞给你的便当里面,不仅有用胡萝卜雕刻成的心形,还有用紫菜条摆成的“I LOVE YOU”字样和可爱的小动物头像的饭团,大概都会吓一跳。

然而如同那束玫瑰一样,他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嗯……如果手冢经理在向下属示好前,先看一下礼物就好了(。

 


这么过了一个星期,不二实在受不了了。这天他照例被叫上经理办公室领便当(?)的时候,下定决心委婉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嗯……那个,Tezuka经理,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为我们准备便当是母亲的乐趣之一,我的母亲也不例外。”

“你说得对。”

然后呢?没了?不二有点想抓狂。

“呃,我大概了解你的心意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虽然我现在并没有和一个男人谈恋爱的打算。

“你了解就好。”看来他一定是感受到自己的歉意了,忍足侑士那个混蛋,偶尔给的建议看来还是不错的。

这算是……间接承认了?!饶是不二也有点发愣,有些哭笑不得,讪讪地接过便当,第一次当着手冢的面打开。

……很好,今天的摆盘依然这么,充满爱意。

长方形的饭盒里,两个心形的饭团整齐地放在一边,上面还撒着紫薯粒。旁边是捏成心形的肉团,切成心形的腌萝卜,和一圈可爱的生菜。最后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紫菜条摆成的I♥U。

手冢看着这个摆盘整整沉默了半分钟,完全无法言语:他再迟钝也知道不二所谓的“了解”是什么意思了,手冢夫人作为一个爱子心切的心形爱好者简直是在用生命表现自己的真意啊。

“这只是个意外,不二。”手冢抬了抬眼镜,半晌挤出这么一句。

其实看到手冢刚才那一脸呆滞的表情不二就明白这里面必定有什么误会,这下隐隐地也能猜出几分。心里不禁有些好笑:“你的歉意我真的已经感受到了,Tezuka。现在看来这既然是个意外,那明天开始,我可以吃自己的便当了么?”

“——当然。”手冢再次抬了抬眼镜。

“不过,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们——一起。”

刚刚放心地舒出了一口气的公司新人不二周助,此时的表情夸张点描述,大概叫做被雷劈——他从来都不知道,传说中不苟言笑的总经理,居然是个认真到了这种地步的人。

要不怎么说,世上无难事,只怕认真二字呢。

 


其实手冢心里真没想太多,甚至可以说他的想法相当地单纯——做错了事,那自然就要弥补。自己的便当造成了不二的误会,那除了解释清楚之外,自然就应该用行动证明:自己是真心实意地想对不二表示自己的好意和歉意,无论是身为上司、同事或是有很大可能性(鉴于上次愉快的交谈)成为各自的朋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听到自己的决定后并没有欣然答应,而是呆滞了一下后果断拒绝了。并且迅速地收拾好便当语调有些不稳地甩下了一句:“饭盒像前几天一样我洗干净了给你。”就几乎有些迫不及待地以几乎可以被称作“逃跑”的姿态开门走人了。

于是活了二十多年,且别说让其开口邀约的对象不出一个巴掌指头,只而要是他开口在这个看脸的世界几乎就没有受到过拒绝的手冢经理,难得地郁闷了一次——

看来自己在人际交往这方面,果然比不Atobe和Oshitari那一对狗夫夫(?),改天再向他们请教一下好了。

嗯……问题大概是“如何向男性下属表达歉意以及示好”?

 


于是“总经理和企划部的不二周助最近私交甚密关系甚好”的传闻,再次迅速在一周后传遍了公司。









【天真的我以为开学之后我会勤快点因为我假期一直在躺床睡觉(喂

【我还是图样

【开学三周了

【话说我宿舍每天晚上不定时都会开始轰鸣震动坐在椅子上抖到简直停不下来这是有谁在一楼开了传送阵吗……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