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温柔以待的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我的小王子叫不二周助。||全职本命小事情,吃叶蓝孙肖周江

【冢不二/TF】江湖入海流(章一-二)

章一

菊丸大呼小叫地从角门一路溜进停云院的时候,不二正在和橘杏小心翼翼地封着坛。旁边还有帮忙挖土搬酒的两个家丁,和拎着篮子的几个丫鬟,听到了小少爷的声音下意识就要行礼。然而没等他们把锄头和花篮放下来,菊丸就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扑在了不二身上。

“不二不二!大事不好了!”

不二被扑得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没把手上的土蹭进酒坛子里去,幸好杏反应迅速,一把就把坛子挪开了。不二又气又好笑:“英二,我记得你今天是偷偷溜出去的吧?看你过来的方向想必又是从角门溜进来的。这么一路大呼小叫,这到底是想让伯父知道还是不知道?”

菊丸于是一把就捂住了嘴。

“还有,好不容易等到春风吹花入梦,我和小杏辛辛苦苦凌晨起来摘的木兰,还带着刚开的味道。你这么一折腾,是想明年净喝一嘴泥么?”

菊丸于是又乖乖收手。

结果一低头就看到了手上拿着的泛黄信笺。

!!!

菊丸深深地“嘶”了一声,顾不得不二不赞同的目光就着急地一股脑倒了出来:“不是啊不二不二!这是真的大事不好啦!”

“怎么?伯父又决定给你加两个武行师傅好加看管了么?”不二噙着笑意,无奈地打趣。

“诶我爹又要招人啦?!啊不对不对,不是这事儿!”菊丸语速又快了一点:“是你!你收到战书啦!”

……“哦。”

这反应怎么完全不对。菊丸愣愣的盯着不二,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我每年收到的战书没有八十也有一百。”身为江湖首屈一指的山庄长子,九岁那年即以一招燕回闪扬名江湖的少年天才,不二表示他其实也很想配合英二加上惊叹的语气,但每个月都得见到几封甚至十几封这种玩意儿,他真的有点麻木。当然至于其中还有一半是各路江湖女杰或者闺中小姐发来的名为赐教实为青眼的浸遍各路花香染遍各色胭脂的信笺,这种事他就不打算和英二共享了。

“这次不一样!你知道这是谁下的战书吗!”

不二配合的做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菊丸的心里得到了满足,连带说出的音调都高了几分——

“手冢国光!”

噼里啪啦,家丁丫鬟的锄头花篮掉了一地。

 

连家丁丫鬟都知道,可见手冢国光这个人,不仅属于江湖知名人士,也是民间红人,属于街边卖豆腐的大婶都能念叨两句的名字。

即便是手冢自己,也会觉得这太正常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有什么奇怪的。

哦,当然,他不是这片王土的王,不然直呼名谓菊丸十个头也不够磨刀的。

但他爹是。

所以菊丸依然十个头都不够磨刀。

 

手冢国光,当今圣上的二皇子,备受宠爱,天之骄子,某种意义上这个国家未来的主人。

你问为什么不是太子,因为太子在八年前留下了一张字条就溜了。字条上只写了十个字——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不二这些年收到的战书的确很多,可地位高到像手冢这样的还真是没有。毕竟在用资历熬声望的背景下,地位高的一般也不是什么年轻人,向一个年龄连自己一半都不到的娃娃下战书,各路盟主庄主院主表示自己还丢不起这人。

这下不二倒是惊讶了一下。他把信笺拿了过来,细细读了一通,久久地沉默下来。菊丸在旁边紧张得不敢说一句话,半晌抖着声音问一句:“很……很严重么?”

“嗯。”

菊丸这下一双猫眼瞪得犹如铜铃。

“英二,快逃吧?”

“怎么?!”难道这战书除了双方性命,连旁人性命都得抵押上去不成?菊丸扫了一眼名字就吓得从骑马来的侍卫手里抢过了信冲了进来,没想到信的内容竟这般凶残。

原来手冢国光是这种人!菊丸惊惧地猜想。

“国库看来已经空虚许久了。”不二悠悠叹了一口气。

……诶?

难道抵押是跃菊阁或者不二山庄的全部财产?菊丸狐疑地猜想。

“连匹好点的马都买不起了。”不二继续悠悠地叹出第二口气。

马?什么马?菊丸茫然地看向不二。

不二笑眯眯地看过来,指了指酒坛。

菊丸于是茫然地看了看酒坛。

不二:……

“英二啊,为什么我们今天酿木兰酒啊。”

“因为……木兰昨夜开了呀。”

“那,你看这日子和天气,明日是什么节什么气?”

菊丸已经放弃了对话原来的目的,呆呆地念叨了起来:“前日里见檐下的燕子又飞来了几只,赵婶又嘱咐我这几日得空就遣人到下面看看今年播种的情况的日子,雨水多了,木兰开了……前日是初八……诶!这是春分了呀!前些日子不是惊蛰么?这么快又到春分了?”

“嗯,春分了。”不二笑眯眯地继续看着他,举起了手中的信笺:“这里约的时间,是立春呐。”

“哦……诶?!”菊丸不禁惊讶地嚷了起来:“那不是早就过去了一个……啊都一个多月了么!”

“所以我说,国库空虚,连匹好点的马都买不起啦。英二你确定送信的人骑的不是牛?”不二无奈的揉揉额头,像是在真心实意地忧虑着。

菊丸:……

小杏:……

家丁丫鬟:……

“那你还去么?”菊丸小心翼翼地问。

“去,当然去。”不二伸了个懒腰,狡黠地眨了眨眼:“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一看。” 

——“英二你呢?”

 

春日的阳光弥漫着浓浓水汽的湿润气息,临安城的跃菊阁中木兰的香气持续不散,而沐浴在日光与香气中的两个少年,对视了一眼,兀自笑开。

 

章二

京城是个好地方。

往嘴里塞着第三串糖葫芦的菊丸英二,摸着肚子由衷的想。

这是他今日第五次出现了这个想法,除去每串糖葫芦下肚的一次,剩下的两次分别出现在他发现糖葫芦小摊以及每串糖葫芦比临安城的便宜一文钱的时候。

 

京城是个好地方。

享受着一口一个芥末小团子的不二也这么想。

不过他的想法比菊丸还要深刻点:京城是个好地方,就是道路太复杂。

因着对方身份的缘故,凭着一封过期的战书就冲进皇宫显然不太现实。不二只能先去看看约好比试的地方,手冢在那里会留下什么信息也说不定。他和菊丸在城中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出郊外的路,约莫再往前行个四五里地,就是折柳亭了。

天地平阔,罕有人迹,真是个比试的好地方。

不过荒无人烟只是平日里的状况,此时的折柳亭里,倒是有人的。

不二和菊丸远远看到了亭子里的人,疑惑难道是手冢本人得知了消息在等着,结果那人也不等他们迟疑,就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

“请问阁下可是不二山庄的不二公子和跃菊阁的菊丸公子?”

“正是。请问你是……?”不二微微弯腰抱拳,就当行礼了。

“我是二殿下自幼的伴读,公子叫我大石就好了。”

“见过阁下。那……殿下人呢?”

大石语气迟疑了几分,不自然地皱了下眉头:“殿下他……出了些状况。公子请跟我来。”

 

不二觉得手冢也该出了状况。不然光看结果就是自己放了他一个多月鸽子,侍卫早该冲进跃菊阁抓人了。

但他没想到这个状况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二皇子,重病。

他木然的跟在大石后面,走在手冢府中的回廊中。这王府是当今圣上赐给手冢的别苑,在京城的东南角,高大巍严,气势不凡。大石在前面絮絮叨叨地补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月前就这样了。幸好殿下平日里就不爱说话,才没特别惹人怀疑。不过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才想到用下战书的方式把公子你请来好不让人注意……就是路途遥远,迟了这么久。公子你再不来,我们可真要一点办法没有了。”

不二迟钝的意识到,不二山庄除了天下无双的剑术,另外一个立足江湖的武器,是无出其右的医术。

敢情这来的不是打架找死的,是求医的。

 

回廊九曲十八弯,然而终究有尽头。

尽头是一个清幽的小院,里面有一个荷花池和若干梨树,微微敞开的房门间,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看书。听到了脚步声,他自然地抬起了头,正正撞上了不二好奇的双眼——

无动无波,微微颔首。

不二好脾气的笑笑,同样点了点头,权当打了招呼。耳边是大石有些难过的补充:“之前还能说一两句话,现在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不二没有记错的话,无伤无痛的二皇子从寡言少语变成一语不发,这种病症,医书里一般称作——

哑。

无伤无痛英明神武一表人才的二皇子,某日起来突然就变成了哑巴?这可新鲜了,消息传出去估计少不了举国大乱一阵。

有趣,有趣得紧。不二抚着下巴,神秘莫测地笑了起来。

 

在刚开始手冢还能蹦出几个字的时候,上朝议会说话都是能省则省,一个“啊”字硬生生被说出了十八种意思。比如这样:

“殿下你觉得这次赈灾拨下多少白银为好?”

“啊。”语调平平,似是漠不关心,又似催人继续。

“呃……依微臣之意,一万两白银应可。”

“啊?”语调上扬,三分不解,三分谴责。

“殿下觉得不够?那就,二万两?”

“啊。”语调下降,不怒自威。

“三万!微臣知道了!微臣立刻去办!”

“啊。”语调平复,意为认同,七分了解。

……官场摸打滚爬二十年的户部大臣表示自己有点累。

但是到了后来,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明明喉咙一点毛病也没有,随身医师检查之后也没有发现药毒的迹象,无病无痛,一筹莫展。手冢只能尽量不进宫,上朝就说喉咙发了炎,需要好生休养,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向不二发出的战书,据大石解释,就是手冢失语的第一天发出的。

但是不二也很无奈:自古医术讲究的,无非对症下药。可手冢除了不能说话,他细细检查过,是从头到脚一点毛病都没有。即便知道了症状,也无法给出药方。看着大石期盼的目光,不二收回搭脉的手,寻思了半晌,不确定的开口:

“殿下失语前,可曾受过惊吓?”

意思就是,既然不是身体上的原因,那或许就是心理上的了。找对了根源,一样可以对症下药。

大石回想了半天,肯定的摇头:“我想,应该没有。”

“那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记得,好像也没有。”

出乎意料的,手冢扯了扯不二的袖子,示意大石把纸笔递过来。

 

手冢的字如其人,端正耿直,一丝不苟,是非常标准好看的正楷体。

但是不二现在显然没有欣赏的心情,因为字的内容夺去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蝴蝶。

蝴蝶?难道手冢是被蝴蝶吓到了?不二疑惑地抬头看过去,结果手冢继续提笔在后面加上了一个字。

镖。

蝴蝶镖。

江湖门派,若要为人熟知,大都要有些门派特色,像少林全是和尚峨眉全是尼姑,比嘉岛上的人个个善于凫水。除了身份,武功也是要有特色的,比如不二山庄的剑和六角楼的棍,都有自创的一套路法,好跟旁人区分开来。而凭借一手飞镖的好手法扬名江湖的门派,目前称得上名号的只有一个:

百花堂。

而它最为人熟知的武器,正是使出一手好飞镖所使用的蝴蝶镖。一双蝶翼嵌于镖杆,纤巧优美,栩栩如生,尤其受到了广大女弟子的喜爱。

而手冢接下来写的字,更是让大石和不二惊讶不已——

刺杀。

二皇子曾经被蝴蝶镖刺杀?!大石几乎是一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殿下从来都没有说过,侍卫也全部都没有发现。这么一来万一下次成功了,他们岂不是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别苑的守卫看来必须加强两倍了!侍卫也得选多几个才好!

不二也很震惊:二皇子被百花堂刺杀,这一下子就把朝堂和江湖联系了起来。百花堂不可能无缘无故刺杀王族至亲,尤其还是当代储君,背后自然有人指使,这指使的人十有八九和朝廷脱不了干系,这么追究下去……估计是个无法想象的大案子。

手冢继续写:

报复。

朝廷与江湖本是两方势力,若能井水不犯河水当然好,若是有一天大水冲了龙王庙河水灌满了水井,也难保不会有什么冲突。手冢身为二皇子,难说没有几个对手,也难说没有几个敌友,是被百花堂报复还是被它背后的人报复,都有那么几分可能。不二粗粗一想,难道是手冢在被百花堂刺杀的时候受到了惊吓?这还算比较乐观的猜测,万一是百花堂用了什么新鲜的毒药,或者是别家冒充百花堂干了这事儿就想一箭双雕坐收渔翁之利,那事情可就复杂的多了。

不二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个惊吓就能把手冢吓得两个月不说话,不然外界对二皇子的评价可真真是吹捧夸张了。他示意手冢继续写,结果手冢摇摇头,意思也很明白:没了。这下不二和大石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手冢清楚的很,提笔又写:

“告病一月,西行解铃。”

大石在旁边解释:“殿下昨天才跟圣上告病,说是长了些不能见人的东西,听说蜀边有几位医术高妙的先生,让我们寻了来。”

手冢点点头,又摇摇头,指了指自己。

不二倒是明白了:百花堂就在蜀地,手冢告病一月的原因恐怕不是为了寻医,而是为了去找百花堂。至于指了指自己……

“你是说你要自己去?”不二不赞同的问。

手冢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点了点,然后指了指不二。

“……和我?”不二一下子愣住了。

手冢终于点了点头。

不二默:……

大石默:……

“殿下是说,你要和不二公子一起去蜀地?”大石艰难的接着说出下面三个字,“偷偷地?”

手冢继续重重地点点头。

大石表示自己心有点累。


响应小E的号召来发文。

本来想写到一半再发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算不如我导算看着未来七天的作业和pre我只想说我不会轻易的狗带 【大概

暂时丢个两章~欢迎各位给我小蓝手小红心和加评论(。・`ω´・)

另外不要提醒我有多少坑,谢谢【。

 
评论(3)
热度(26)